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中国在线艺术网 首页 综合资讯 新闻 查看内容

美国艺术品科学检测专家 打假20年

2018-7-10 15:41| 发布者: 中国艺术网事务| 评论: 0

摘要: 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曾展出意大利画家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的小型油画《注视歌利亚头颅的大卫》,这幅画被怀疑是伪作。苏富比2012年卖出一幅疑似意大利画家帕尔米贾尼诺之作《圣·杰罗姆》,2016年,马丁鉴定其为膺品 ...
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曾展出意大利画家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的小型油画《注视歌利亚头颅的大卫》,这幅画被怀疑是伪作。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曾展出意大利画家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的小型油画《注视歌利亚头颅的大卫》,这幅画被怀疑是伪作。
苏富比2012年卖出一幅疑似意大利画家帕尔米贾尼诺之作《圣·杰罗姆》,2016年,马丁鉴定其为膺品。苏富比2012年卖出一幅疑似意大利画家帕尔米贾尼诺之作《圣·杰罗姆》,2016年,马丁鉴定其为膺品。
在马丁的显微镜下,一幅16世纪画作表面的裂痕清晰可见在马丁的显微镜下,一幅16世纪画作表面的裂痕清晰可见
美国头号艺术品科学鉴定专家詹姆斯·马丁2000年创立美国第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艺术品修复和科学实验室“猎户座分析”,他与FBI合作20年多年,几乎参与了美国每一起大型艺术品造假案。
  沃尔夫冈·贝尔特拉齐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艺术品伪造者之一,伪造了超过一百幅现代著名画家的画作。

  随着艺术品伪造技术越来越强、越来越真假难辨,涉及的金额越来越高,知名拍卖行苏富比(微博)引进了科学检测专家。

  2016年,苏富比一举买下美国艺术品修复和科学实验室“猎户座分析”,从而将在艺术鉴定界大名鼎鼎的科学检测专家詹姆斯·马丁揽入旗下。他与FBI合作20多年,几乎参与了美国每一起大型艺术品造假案的调查。

  马丁成为了苏富比的保险阀。在艺术品流入市场前,马丁提前鉴定其真伪。仅仅在去年,马丁就分析了总值超过1亿美元的艺术品。

  画作越来越贵 造假越来越多

  近些年来,艺术品频频拍出天价,价格不断创造历史。30多年前,一幅画被拍出的最高价是1040万美元——1985年,J。保罗·盖蒂博物馆博物馆以此高价买下了意大利早期文艺复兴画家安德烈亚·曼特尼亚的《三王来拜》。2017年,莱昂纳多·达芬奇杰作《救世主》在佳士得拍卖行落锤,这幅原本估价1亿美元的画最终的成交价为4.5亿美元,成为有史以来最贵的画作。

  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兴盛的艺术品造假。因为一个顶着价值连城帽子的仿品意味着可能造就吃喝不愁的下半生。伪造者往往不仅画技高超,还穿上了高科技的外衣。

  造伪技术越来越强,导致艺术界出现了鉴定危机:博物馆、画廊和拍卖机构被寄予验伪的重任。但从这些专业机构出来的画,就一定是真的吗?

  鲁菲尼造假案 震惊业界

  2016年,艺术界爆出了一起轰动全球的造假丑闻。事情要追溯到2015年冬季,法国警方现身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的一间画廊,以伪作之疑,将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画家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的《手拿面纱的维纳斯》没收。这幅画是列支敦士登王子在2013年以约600万英镑拍得,随后出借给艾克斯的画廊,被画廊视为明星展览品。但法国警方却有充分证据认为,这幅画其实是一幅赝品。

  警方寻根溯源,发现这幅《手拿面纱的维纳斯》是由法国收藏家乌那诺·鲁菲尼放到市场上的。更惊人的是,这幅画只是冰山一角,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贴着真迹标签的画作都饱受质疑。

  鲁菲尼至少卖掉了25幅画作,总售价达1.79亿英镑。而这些画,都被打上了是真亦或假的问号。这其中,除了《手拿面纱的维纳斯》,另外还有3幅也都由于真实性受质疑而接受了公开鉴定。英国艺术史学家格罗夫纳认为,这可能是“世界上技术最强的早期名画造假”。

  而鲁菲尼仍然在接受法国警方调查,但他坚称自己从未说过其藏品都是真的,他告诉艺术新闻报:“我只是一个收藏家,而非专家。”

  最令人不安的是,在上文提到的鲁菲尼造假丑闻中,许多专家、专业机构也被骗了。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曾展出一幅意大利画家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的小型油画,《注视歌利亚头颅的大卫》,这幅画也被怀疑是伪作。

  苏富比2011年以850万英镑的价格卖出一幅古典油画大师弗兰斯·哈尔斯的肖像画作品,2012年以超过84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一幅疑似意大利画家弗兰西斯科·帕尔米贾尼诺之作《圣·杰罗姆》。2016年,这两幅画被疑是赝品。苏富比于是将它们送到美国艺术品修复和科学实验室“猎户座分析”,交给其掌门人马丁鉴定。

  几天后,马丁回复苏富比:这两幅都是膺品。“哈尔斯肖像画”在测试中被发现了20世纪人造材料的痕迹,这意味着它不可能在17世纪绘制。“圣·杰罗姆”画作中也被检验出了酞菁绿,这种现代合成颜料在帕尔米贾尼诺死后400年才开始在油画当中使用。

  在鲁菲尼造假丑闻中,博物馆、画廊、拍卖行、收藏家,从上至下全军覆没。科学检测成为全线崩溃的最后一道防线。

  苏富比一举收购科学分析机构

  随着艺术品拍卖价格的不断走高,鉴定艺术品真伪也成为了高风险的行业。如今,收藏家们都乐于邀请学者或鉴定家进行鉴定,从而分摊风险,甚至帮忙埋单。考虑到可能会赔上多年的声誉以及银行存款,许多专家选择了在这种游戏中淡出身影。

  在这种情况下,马丁的能力——不仅鉴赏天分高、而且拥有科学检测手段——显得尤为重要。

  2016年12月,在频频涌现的造假风波令艺术品市场风声鹤唳之时,苏富比大刀阔斧,一举买下了“猎户座分析”,成为了第一家拥有科学分析机构的拍卖行。但同时,这一举措也使得,在整个艺术界最需要马丁的时刻,这一珍贵资源被圈了起来。

  去年,马丁的大部分时间花在将位于纽约曼哈顿苏富比总部5楼的一个图片工作室改造为一个实验室。很快,他也会在伦敦拥有类似的装备。

  在苏富比经手的千千万万艺术品中,只有一小部分会送到马丁的实验室进行鉴定。马丁将他们视为已显露出症状的病人。有些时候,马丁又变身查房医生,他会到苏富比开拍前的画廊,拿着手持红外显微镜,检查每一幅作品。

  仅仅在去年,马丁的实验室就成功阻止了几批伪作进入市场。

  利用现代设备

  检验画作的物理化学元素

  了解画作的化学成分,检验颜料和粘合剂……根据对一幅画的材料的分析,马丁就能提取出这幅画是真亦或假的关键细节。

  一幅画作被拿到马丁的实验室进行鉴定,第一步是用白光源进行检测,从不同角度观测画的表面。第二步是检测画布,在经过紫外线、红外线拍摄后,还要用X光来检测画作的化学元素。

  马丁小心翼翼地对待送来鉴定的画作,他将画放在立体显微镜下,转动目镜仔细观测,用手术刀轻轻刮下样本颗粒。然后,这颗比头发丝还小的颗粒将被轻轻展平,放在一个小小的方形金属板上,再轻巧地滑进傅里叶变换红外显微镜。

  这个光谱仪将高通量的红外线高精度地聚焦在颜料样本微小的面积上,获得可用于分析的红外光谱。马丁看过太多太多的光谱,他可以用肉眼辨认出不同光谱对应的颜料。即使他无法立刻辨认出,电脑也会从已知化学元素的光谱数据库中,寻找出最接近的。

  马丁的鉴定过程,将画作与其美学完全分隔开,让一幅画作还原到最基本的颗粒部分,也使得马丁能看到作品最纯粹的组成部分。从这个角度来说,马丁与画作作者的距离比任何人都要近,他成为了除作者之外,第二个会严密地去思考颜料的化学性、画布的物理性的人。

  马丁鉴定真伪的杀手锏之一是分析画作年代与所用材料年代之间是否有时间差。相应地,伪造者在使用材料时也变得更小心,例如,他们会从符合仿造画作年代的古董家具中取得木材。伪造者也会先检测自己的伪作,以确保能蒙骗过关。

  沃尔夫冈·贝尔特拉齐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艺术品伪造者之一,在2010年被捕前的近20年时间里,他和妻子联手伪造了超过一百幅现代著名画家的画作,挣了数千万美元,连苏富比、佳士得都上当受骗。他找来对应创作年代的画框与画布,他会亲自研磨矿石来制作符合各时代和画家特点的颜料。他会利用X射线荧光枪来检测画作中的化学元素,以确定其是否符合对应创作所属的年代。

  画家

  画技高超 老师怕他“变伪造者”

  马丁的父亲是一名美军情报人员,似乎受此影响,马丁从小沉迷于侦探小说,尤其喜欢派翠西亚·康薇尔的《首席女法医》。在马丁看来,“我们都是在给无法说出过去的病人进行检查。”

  13岁时,父亲给马丁送了一个显微镜,还送他去上艺术课。这给马丁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每当一家人去华盛顿旅游时,当家人都在街头闲逛时,马丁沉浸在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馆物,画各种透视缩影。

  在少年时代,马丁上了专业的艺术学校,学习画画。他曾在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模拟喜欢的画作。他的技艺相当高超。有一次,马丁在模拟完一幅美国印象派画家威廉·梅里·特切斯的画后,打算离开,却被博物馆负责人拦住,询问他是否已经将画还给博物馆。

  “我的技术非常棒,”马丁清楚自己的实力:“但就像大部分的艺术伪造者,我没有什么创造力。”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成为医学书的插画家,但后来听说了特拉华州温特图尔博物馆的艺术品修复项目。马丁于是提交了申请书,作品中包括了特切斯仿作。他被录取了。后来在负责教授马丁的理查德·沃尔贝斯形容,这些都是高水平作品。

  马丁是一个极好的模仿者。后来,他才听说,温特图尔博物馆委员会一度担心,“如果他们训练我成为一名修复师,对我倾囊相授,我将会成为一个伪造者。”

  鉴定专家

  艺术品修复师 成立专业实验室

  此后,马丁被马萨诸塞州的博物馆克拉克艺术机构聘请,负责修复画作。几年之后,马丁成立了该博物馆的第一个修复实验室,里面装满了他从附近大学的化学实验室买来或借来的仪器。那是在20世纪90年代,分析仪器——显微镜、分光镜、红外摄像机——体积都很庞大,价格都很昂贵,使用都很麻烦。很少有博物馆拥有自己的实验室。

  2000年,马丁在美国创立了第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艺术实验室“猎户座分析”。

  刚开始,马丁的实验室主要帮助其他缺乏仪器的博物馆的管理员。“如果有人想要清除一幅画的清漆,但为了避免破坏,又不想使用太强烈的溶剂,他们就会给我一个样本,然后,我就会告诉他们:‘这是虫漆,你要用酒精(去清除)。’”

  一个艺术品使用的材料,就如同它的传记。随着接触的艺术品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地,马丁也成为了鉴定真假的仲裁者。

  过去十年,欧美几乎所有的博物馆都拥有了艺术实验室,与此同时,世界上的百万富翁们突然都意识到,如果家里缺少一幅艺术品,是多么的空虚。

  但在上世纪90年代~20世纪初,克拉克艺术机构的实验室及马丁的“猎户座分析”,是许多收藏家和艺术商人的唯一选择。

  FBI顾问

  20多年参与调查无数造假案

  在过去20多年,他几乎在美国每一起大型艺术品造假案中担任过顾问,他经常与FBI或其他调查人员一同工作。他是美国艺术界首屈一指的“法医侦探”,被誉为“业界当之无愧的最佳”。

  1994年,FBI第一次找到马丁。当时,一批打着19世纪艺术家威廉·艾肯·沃克名号的画作出现在市场上,通常都以5000~1万美元的低价出售,价格低到没人愿意花钱去鉴定真假。从这批画作中,马丁鉴定出了一种PY3黄色素,是一种在德国生产、直到20世纪40年代末即沃克死后数十年才能被美国艺术家取得的颜料。FBI顺藤摸瓜,抓到始作俑者查尔斯·海勒,他是维生素销售员出身。

  除了像海勒这样的业余造假者,还有一些专业的造假者,他们不惜通过学习科技杂志或研究案例,了解专家的鉴定手段,并作出相应的改变。

  在很多人看来,艺术品造假是微不足道的犯罪,没有涉及残忍的凶杀,只是在劫富而不伤及普通人。但马丁看到的案例却并非如此。有些人将孩子的教育基金倾囊而出只为拍一幅画,最终却买到膺品。“在很多情况下,这是一个人的全部人生。”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