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学院风骨—当代书法专业博士作品巡回展暨学术论坛:杨 频

2017-6-28 10:54| 发布者: admin| 评论: 0

摘要: 简 介杨频故宫博物院馆员。北京师范大学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书学论文获“第九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一等奖,博士论文获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度优秀博士论文”奖。个展:“杨频翰墨求教展”(2012,京师美术馆) ...

简 介

杨频

故宫博物院馆员。北京师范大学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书学论文获“第九届全国书学讨论会”一等奖,博士论文获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度优秀博士论文”奖。

个展:

“杨频翰墨求教展”(2012,京师美术馆)

“杨频博士书作汇报展”(2014,京师美术馆)

展:

“中意韩三国当代书法名家佛罗伦萨精品联展”(2012佛罗伦萨)

“第二届中韩优秀书画家(韩国国会)邀请展”(2012首尔)

“笔墨图腾——当代中国书画名家邀请展”(2014呼和浩特)

“三人行——京师三博士书法展”(2015北京)

“三昧在手——京师三博士书法展”(2015济南)

“艺舟双楫——全国首届博士书法邀请展暨博士论坛”(2015乌海)

“学院风骨——当代书法专业博士作品邀请展暨学术论坛”(2016常州)

“福瑞北海——中国书画名家迎春展”(2016北京)

“聚艺·江南——中国青年艺术家邀请展”(2016苏州)

“墨髹古琢——故宫青年艺术家书画漆器雅集”(2016北京)

“濯其襟灵——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16北京)

“云想——中国画名家小品邀请展”(2017北京)

杨频作品欣赏

节临封君夫人志2

板凳文章联,13.5×70cm×2,2017年

节录谢赫《古画品录》第一品,30×60cm

青灯热闹联13.5×70cm×2,2017年

录郑板桥画论句,33×33cm,2016年

说剑琢玉联13.5×70cm×2,2017年

节录宗炳画山水序,33×33cm,2016年

须冶能藏联13.5×70cm×2,2017年

建议手机横向观看

书法教育:零星回顾与断想

文/杨频

谈到书法教育,首先容易想到的,是一些个人化的所见所感。

前段时间到成都,跟侯开嘉老师做了一个访谈。侯老师回忆了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学习书法的艰辛经历。当时是中学阶段,两位曾做过中学校长的恩师发现了他的潜质,倾力加以培养,不但没有课酬的观念,周末还吃住在老师家,临帖指导,视同己出。由于时代氛围的限制和右派身份的敏感,两位老师对于传统诗文书印方面的传授,都非常谨慎低调,生怕给难得的学书苗子招来麻烦。但文革运动并没有放过这样的前辈先生,他们受尽折磨摧残,最后自杀或病死,让人感慨不已。

那个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书法能够成为专门招生的学科,并且培养出大批专业化的人才。

感慨之余,我也觉得传统艺术与时代大势,乃至国族命运之间,有着某种玄奥难言的关系。什么样的时代,会在大众精神层面也需要书法?需要的是什么面孔的书法?什么样的书法教育又是好的教育?又怎样才算的上是好的教育者?

这些简单的问题,并不容易回答。

面对书法教育这样一个内容庞杂的领域,笼统言说,容易含混和无效。如作简单分类的话,大致可以分为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或者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

从年龄阶段看,中小学书法基础教育与本硕博书法高等教育,面临着不同的目标与任务;而从教学运行实践体系看,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也多少体现出不同的气质与追求。每一个阶段,或者每一运行体系,都有相当多的问题值得讨论。在一篇短文里,我们只能侧重个别问题来谈。

大体上说,在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两大体系中,都包括少儿基础阶段,这一段具有相对的目标一致性,即首先是引导少年儿童把字写好。而到高等阶段的书法教育,则目标趋于多元化,负责学历教育与学术传承的高校,与关心展览效应和相关修养的各级书协等社会组织,有着各自的惯性努力,并根据教育从事者自身的理想、特长情况,体现出理论与创作、技法与人文、艺术与文化等方面不同比重的价值取向。

高等院校,虽然受限于招生规模,但从近几十年的专业发展历程来看,由于不断吸纳理论与创作方面的优秀人才,越来越处于学术生产和综合培养的引领地位。本硕博的学术生产制度化优势,和重要学者书家的理论辐射力,也在不断扩大。相比之下,社会体系的高端教育培训,尽管随时、随处开花,在重视技法训练的同时,已基本处于学术消费和跟随的地位(当然两者之间也有诸多互动联系,并共享优质的资源)。

因此,本文简短的回顾,主要还是集中在具有龙头和辐射意义的高校书法教育。

当代中国高校书法教育,从影响当下乃至未来的方向与格局上看,似乎可以定出一个象征性的时间起点,从那以后,高等书法教育就持续进入了一个深入传统、探索现代并且全面精深研究的时代。这个时间起点,我以为,可以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1979年招收书法硕士研究生为标志。

之前的1962年,浙美开始的书法本科培养努力,因为文革运动而被迫中断,今天看来,相当于一个准备期或者前奏。直到1979年9月,中国高等书法教育史上的首批研究生朱关田、王冬龄、邱振中、祝遂之、陈振濂五人入学,这一轰动事件引发的全国性的关注与后来的高校跟随效应,以及相对完善的教学大纲(纲要分为九个部分、六十个问题)、课程设置(书法篆刻常识、文字学、金石学和碑帖学、书法实践能力、国学修养等)、学习计划(每人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相应的发展方向)等方面,标志着当代书法高等教育正式拉开了帷幕。

那一年浙美所招收的五位研究生,如今已经成为当代书法教育具有重要意义的突出贡献者,而同年未能录取的一些报考者,后来也逐渐成长为多地书法教育的重镇,或者极富个性的代表书家。

高等书法教育从那时持续发展、壮大,到现在,走过将近四十年了。这近四十年间,高校书法教育的发展方式与行进道路,应该成为未来我们不断回顾与反思的对象。

回望这个历程,与八十年代以来全社会的书法热略有反差的是,高校书法专业在全国范围的开办是缓慢、稀少和相对审慎的,呈现出散点式和自发的特点。最初,只是极少数学科意识明确的老书家试点,如当时的浙美。或者在文献学、文字学以及美术院系等下面开设书法课,摸索方法与模式,可谓起步唯艰。到九十年代后,才由欧阳中石先生在首师大申办了书法专业的博士点,随后又设置了博士后流动站,至此,书法作为学科,才具备了完整的培养体系。

相比之下,美术学科在意识形态支持下,五十年代就已经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布局设点,并已经培养出了庞大的专业研究和创作队伍,形成了厚重的学科底蕴和学术积累。

显然,国家层面的政策安排,对于学科发展有着根本的影响。近年来,尽管有了教育部的宏观重视与要求,但要形成全面有效运行的书法普及教育局面,高校的招生配额与师资缺口等问题,依然是制约发展的主要瓶颈。

今天国民大众的书法常识,已经有所提升,书法算是进入了她的复兴时代,基础已经今非昔比,成就也有目共睹。但是,相对于大众基础普及的教育愿望而言,书法的高等教育其实远未达到她应有的发展程度,包括开设专业的高校数量、招生人数、师资队伍等问题,都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加以解决,否则,高校本科人才培养严重不足,教育部关于中小学普及基础书法教育的文件可能会成为空谈。

而更难解决的,还有一个更内在的问题,即书法专业的氛围与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八十年代以来书法热带来的一个负面影响,是书法领域逐渐成为人心浮躁的名利场,参展获奖引发的盲目跟风、粗制滥造的应酬与走穴,以及单纯重技法轻学术等风气,一一影响到高校的专业运行状态。

近年颇为流行的一句话是“不忘初心,方能始终”,那么,高校书法教育的初心是什么呢?

1979年夏天,病榻上的陆维钊先生为首届研究生修订教学纲要,涉及到书法的很多方面课程,他反复强调,要由书法而通于小学、文学、史学。这大致可以算是一种初心。

当年的陆先生要求入学的五位研究生们,不能只是埋头写字、刻印。他说,古今没有无学问的大书家,历代大书家的造诣,都是扎根在道德、学问的基础之上的。陆先生还特意以沙孟海为例,说一般人只知道沙先生字写得好,其实他是学问深醇,才有这样的成就。

这就是古贤所说的,书以人传。

学问,是老一辈学人书家最为挂怀的事情,这个学问绝不仅仅停留在笔墨技巧研究本身。需要的是文史诗赋等方面综合的学识修为。

今天看来,尽管我们已经拥有了一批相当优秀的成果,但就学术研究言,跟那些成熟厚重的学科相比,书法专业的学科积淀尚显单薄,视野还可以更为开阔,跨学科的学术关联和阐释张力还有待拓展。对相邻学科领域的学术影响力、穿透力也还有待全面提升。

补充一段个人的见闻。十多年前,跟其他院系新认识的同学聊天,常常被惊问:“书法还有硕士吗?……”直到今天,依然可以听到专业外人士类似的疑惑:“书法还有博士哇!读这个书法博士,都研究些什么啊?”几十年来,高校书法专业内部的发展,可以用热火朝天形容,但不大关心传统艺术这一块的人们,尤其大多数理工科背景的学子,和不大读书、不常提笔写字的民众,对于书法这个“小道”,显然还都认知的太少。因此说,学校教育待做的事情,应当还有很多。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