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大写将来--全国书坛国展精英提名展暨高峰论坛学术主持:朱培尔

2016-12-12 11:2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76| 评论: 0

摘要: 邀请函南京艺术学院· 江苏省书法创作研究中心联合中国在线艺术网和江苏常州雅集园近期将强势推出“大写将来——全国书坛国展精英提名展暨高峰论坛”,将于2016年12月18日在江苏常州雅集园隆重举办,此次展览旨在全 ...

邀请函

 南京艺术学院· 江苏省书法创作研究中心联合中国在线艺术网和江苏常州雅集园近期将强势推出“大写将来——全国书坛国展精英提名展暨高峰论坛”,将于2016年12月18日在江苏常州雅集园隆重举办,此次展览旨在全面展示当代书坛在国展中履次获奖精英书家的创作成就,并通过微信新媒体平台推出每位书家创作状态。

     展览拟邀请在历届书法全国展、兰亭奖、单项展中获奖累计三次以上的精英书家一百余位参展(篆书展、楷书展、行草展等单项展累计四次,书法商业展览除外),每位书家创作两件精品参展,展览作品量200余件,出版精美作品集。作品由刘海粟夏伊乔艺术馆收藏,略付薄酬并颁发收藏证书,参展书家将被聘为刘海粟夏伊乔艺术馆特聘书法家,届时高峰论坛以当代书法创作研究作为主旨,将邀请数十位参展书家论坛发言。展览由南京艺术学院· 江苏省书法创作研究中心主办,徐利明教授担任学术主持,将邀请中国书法家协会、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作为学术支持单位。希望充分发挥专业美术馆的公器作用,整合专业报刊媒体、互联网新媒体等推介宣传,强化展览的影响力。

     届时也可为参展艺术家于中国在线艺术网站上创建个人微官网。及时展示艺术家本人创作状态。凡愿参加本活动的获奖书家,可以与策展人诸明月联系13685209898,展览创作研讨会、展览现场等详情请关注中国在线艺术网“书法名家”微信平台。

     为前期微信平台宣传,现需要将您的艺术资料发到邮箱:2572458700@qq.com,发完请致电策展人。望在历届书法国展中获奖多次的精英书家鼎力支持,共襄盛举,共同参与并见证此次能写进当代书法史的盛大学术活动!

     雅集园由江苏常州武进投资兴建,涵盖刘海粟夏伊乔艺术馆、西太湖美术馆、中国油灯博物馆、陈履生艺术馆、中国画学会创作基地,为国内少有的大规模艺术馆群落,届时将此次展览作为雅集园2016年度最具分量的书法展精心筹划,欢迎参展的全国精英书家莅临。


学术主持:徐利明(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导)

总策划:张安娜(雅集园总馆长)   

策展人:诸明月(南京艺术学院 书法硕士)

媒体总监:徐顺才(中国在线艺术网运营总监)

学术观察:

《中国书法》  朱中原

《书法》        杨 勇

《东方艺术 书法》谭振飞

《书画世界》 秦金根

《书法赏评》 胡志平

《书法报》    樊利杰

《书法导报》 尧运生

《青少年书法报》李月贵




朱培尔


艺术简介


朱培尔

 简  介



1962年生于江苏无锡。现任《中国书法》杂志主编,国家一级美术师、编审,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篆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西泠印社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多次担任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全国篆刻艺术展等展览评委。著有《朱培尔作品集》(山水、书法、篆刻、文集四卷)、《当代青年篆刻家精选集——朱培尔》、《中国青年书法家十家精品集·朱培尔》、《中国青年书法家·朱培尔》、《亚洲当代书法思潮——中日韩书法及其主义》、《林泉高致——朱培尔山水画集》、《中国当代书画名家·朱培尔专辑》、《培尔小品》等。



且饮墨沈一升  5.5X5.5cm


评论



Review 1


情驰神纵、天趣迭出

——读《当代青年篆刻家精选集·朱培尔》

 ◎楚默


 

       培尔是位性情中人。与朋友相处,肝胆相照;为文,删繁华显本真;游于艺,情驰神纵,天趣迭出。其书,其印,其丹青,莫不性情中之艺。近日,《当代青年篆刻家精选集·朱培尔》出版,收入其印100方,并附边款、印跋。一册在手,赏心悦目。其印天真烂漫;其印款游刃有余;其跋语极显悟性。

        朱培尔印章最显著的特点便是抒情写意。他刻印用刀如笔,随心所欲地左奔右突,毫无顾忌。这种自然的挥洒,取得了最佳的线条组合效果:天真烂漫,一片机趣流走。朱培尔的印很“大气”,不斤斤计较于小修小补。他成功的印作大多是以单刀刻治完成,我们从他的印作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刀的运动的走向和节律。一刀下去,刀就随心自运,这斑驳的刀痕即是他袒露的心迹。朱培尔的印是豪放而痛快的,这抒情的线条仿佛不是刻出来的,而是一次写出来的。心手是如此相应,几乎心里想的就是刀下表现的。他所刻的白文印,如《舒意》、《痛饮》、《澹如云水僧》、《孤云》,最让人心驰神摇。作者放刀展示了一个个不可重复的精神世界。故有研究者认为,朱培尔的白文印胜于朱文印。“放刀”看起来是不讲技巧、随心刻去,实际上这里面包含了平时千百次的技巧与方法的锤炼。朱培尔临摹古印的数量超过一万方,其工整精致的印,细微入骨,惟妙惟肖。一般人不知其精细的一面,只见其“放”的痛快。其甘苦,真是“外人哪得知”。



案前展卷不云闲 3.8X3.8cm


       朱培尔印作的大气,不同于王镛印作的浑厚。朱培尔的印作大气中有轻灵。朱培尔印作的大气也与马士达印作的雄强有別,因为朱培尔的印作“碎”。朱培尔印作的形式语言是独特而有个性的,这就是“碎”。尽兴的单刀冲刻,其型必“碎”。朱培尔的过人之处在于:他在以刀分割空间时,使明线和暗线处在纠葛之中,造成朱白交叠的错觉,从而产生一种奇趣。如《亦庄亦祥》、《罗衣从风》、《古罍》这些作品,亦朱亦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粗看是白,细看是朱,十分有天趣。这里充分显示出朱培尔对文字形态的领悟和改造能力,也显示出他于方寸天地中的形式敏感。如果说《亦庄亦祥》是巧妙地利用了圆弧及边框的形式,那么《古罍》一印则善于利用“空白”与“碎”。“古”是印的右部,结体留出大片空白,而“罍”的分割,尽破碎之能事,扑入视野的是十余个形态各异的白点在翩翩起舞,真是妙不可言。类似这样形式奇谲的印作在印谱中随处可见。

       朱培尔刻印常不打印稿,将石头涂黑直接动刀。不识者认为草率,识者视为率真。草率与率真虽一字之差,境界顿別。朱培尔沉潜《说文》多年,有较深的“小学”功底,字的篆法烂熟于心。故不以篆法为上,篆的效果要靠刀法实现。故他讲究刀法,以刀趣为上。他用刀奔爽迅捷,有一种睥睨一切的自豪感和摧毀感,腕灵刀脱,一印便活,他的印作大气、天真皆来源于此。识者不可不知。当然,他也有许多打印稿的印,其率真就要略逊一筹。



茶烟一缕感秋风 4.0X4.0cm


        朱培尔的这本印谱,一页一印,配一边款。印章边款的精美是该印谱的又一特色。边款的形式与印面的形式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印面的字数往往不多,强调平衡、对称、呼应,刻者往往在空间分割上动足脑筋;而边款,作为印面形式的一个补充,则多研究气的连贯,以及边款形式与印面形式的相互映发。例如朱文印《一切空》以草书形式刻,在四面印身上,以草分割《心经》句边款,而且也是阳文。这样形式上就起到了很好的呼应作用。如果说边款刀法上的精美,表现在线条转折处则一反他以往以单刀直冲的刀法,以他自己的话说,有“剔”与“剜”的动作,这比冲、切更易得圆润自然之趣。可见,朱培尔在刀法上确实摸索得很透彻。再如《达摩像》的边款,虽然刻的也是《心经》句,却以质朴、浑厚的魏碑书体刻之。非如此,边款便不易与像吻合,此石的边款用刀劲利,多有切刀法,结体也稚拙古朴,有一种出自内心的天趣。线条的横、竖、点用刀角切成长短粗细不等的三角形,显示出作者刀法与字法的深厚功力。

        在边款的形式上,朱培尔也常常杰思频见。如白文印《卧雪眠云》三面边款采用了阴阳结合的形式。与印面形式相对的边款,《卧雪眠云》用阳文,而且是行草书,显得气息流贯,有了许多动感。由于采用阳文,留出许多白底,另外又刻了一段白文《菜根谭》句,文字意对印面有阐发。这样边款中又有阴阳的结合。图案形式显得格外丰富。有些印,印面繁密而边款疏朗;有些印的边款小题大作,极尽印面发挥之余兴。总之,兴尽方止。



高卧放任,不作一个物 4.5X4.5cm


        朱培尔是襟怀洞达、意趣豪逸之人。他每奏刀,如天马行空,洒脱无碍。他刻印的边款,本身亦如其人、其印一样,内外澄彻。他的印文,有极高的文学性,警拔、深秀,余味无穷。点化古人诗句、隐话、佛语比比皆是。从中也可看出他的印学观。例如,其《适己》印的边款说:“刻印需除五俗,去则尽善尽美矣。五俗者,乃俗体、俗意、俗句、俗字和俗韵耳。”适己,本是一种极为放松的心态,是胸襟的全面放松与开放,然不去俗,不能尽美。再如“澹如云水僧”,黄庭坚句也。丰干之有‘一身如云水,悠之任去来’。佛家称行脚僧为‘云水’,盖因其手持三宝云游天下,四海为家,全无牵挂,其行迹的飘忽有如行云流水耳。”心恬意适,便有他追求的半醉状态,他阐述的“澹”字,深得禅宗之深旨。没有体验之人是难以有此觉悟之言的。他的《观心》,就是“读书读到入处,观物观入化境”;他的《即真》,就是“意足我自足,放笔一戏空”,他的《鬼爷》,就是“妙觉之理独圆”,“一切挂碍皆化”;他的《花开见佛》即“身心独喻之,微轻安拈出,挥斥八极而神气不变”。这些妙句,来自宋米芾、梁简文帝等人而点化之,变成他的篆刻观。即使不懂印的人读读这些有趣的文字,也是闲中一乐!更何况与那些奔放的线条造型组合在一起。

         朱培尔的印是热情的奔放、倾泻,放得开,情驰神纵,不拘一格;然而又收得住,纳激情于规矩之中,故又有以天含天的精微。他自己在边款中说:“以屈原般的热情,追求庄子式的理想,取庄子的自由不羁和屈原的执著深沉,使庄子的飘逸和屈原的瑰丽融铸为自己的高华豪放的印风。”他是否实现了自己追求的目标姑且不论,但就这种热情与理性,就可以说他在艺术上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人。朱培尔刻过的印章达数万方,成功的佳作则很少。大画家们有“废画三千”之说,他的废印何止三千。而这印外的汗水和艰辛,大多数人看不到。


评论




Review 2


原生状态的唤醒与进化

——朱培尔书法解读

 ◎盛东涛


 

        人类的意识经验是有不同层次的。弗洛伊德把它分为意识、前意识、无意识三个层次。书法家的创作,作为一种经验的行为,他要表达的是他对人生和天地万物的体验。这些体验是飘忽不定、朦胧模糊、来去无踪的下意识和无意识的经验,很难用日常的语言来表达,因而书法家的言说总是幽微和难以捉摸的,更何况书家以线条墨象的飞舞追逐作为言说的方式,这样,理解起来更是难上加难。站在朱培尔烟云流走的作品面前,你可以感受到龙蛇腾盘兽屹立的奇诡,风驰电掣惊鬼神的雄豪,但你很难说清它们是什么。悟道的禅师们总说『佛法欲得显前,莫作知解』。知解佛之道,总是客尘烦恼。朱培尔自己也说『当内心的骚动与寻觅的痛苦迫使我从一个意象跳跃到另一个意象的时候,当负载着有史以来人类的混茫在刹那间掠过我脑海的时候,当我的思维超越时空而进入到一种无序的无意识领域的时候,……有的,只是想代表人类或一切能够我所代表的人们,诉说那千百年来、千百万人心中茫然又从未道出过的「心声」。这就是『原生状态』的瞬醒。『是今后不复再来也没有必要再来的全新意象,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精神体验,是一种错过时期就再也听不到的远古回音!』(见其《创作手记》)

朱培尔的书法作品实际上就是唤醒的『原生状态』的迹化,沿着这些或长或短,或浓或淡的线条,在造型奇特的黑白世界之间,或许就能找回他要言说的东西。


一、大篆多意趣,小楷亦飞扬

        季羡林先生曾用印度的『韵理论』来解释中国的『神韵』。印度『韵理论』的轮廓大致是这样的:词汇有三重功能,能表达三重意义。一表示功能,表示义(字面义,本义);二指示功能,批示义(引申义,转义);三暗示功能,暗示义(领会义)。这种暗示,就是印度文论家所谓的『韵』。季先生认为『中印两国都用『韵』来表示没有说出的东西、无法言说的东西、暗示的东西。』(注一)只是印度的『韵』发展到了暗示,中国的『韵』却同神联在一起表示暗示的含义。季先生的这一阐释,对理解朱培尔的书法极富启迪作用。朱培尔篆书的意味,多线条、形态、墨色的暗示,因而极富情趣。历来讲篆书之美,强调圆劲婉通,这是不错的,但也是不够的。因为篆书表达的不仅仅是一种线条的形相而是其意味。线条形态如果缺少暗示,那么余韵也无多。例如他的大篆对联『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由于朱培尔对笔法墨性的谙熟,故笔下线条呈现出丰富的浓淡对比、强烈的粗细对抗。他用笔果敢、自然,没有犹豫和凝滞,又是严格的中锋用笔,笔力聚拢集中。它的运行,又很随意,左引右捩而气脉婉曲,『峻涩』可以说是一大特点。因为『峻涩』,墨不旁骛,线条的质量高,力度强,他笔下的每根线都遒拢挺劲,又因锋毫运动的随意,纡余委婉中体现强弱疾徐屈伸自如的趣味。

        从线条的结字造型看,朱培尔的大篆更是错落多姿,若星辰丽天,皆有奇致。朱培尔是篆刻高手,对篆法章法之变化可谓轻车熟路。他的结字,显示出他奇特的审美趣尚。

        章法上,朱培尔也是善于在齐整中求变化。

        章法中尤可称道的是篆幅的两侧各以草书写《兰亭序》,这样又增添一番春天里的细雨斜风。相对细劲的线条绵密乘势而下,它们如风的追逐,如雪的飞舞,时而松挂绝壁枯藤,时而花开上林春树,更何况,文字义的暗示,线条相的暗示,让人开卷如见故人,心畅神怡。如果说大篆对联是整齐中的参差之美,那末草书落款则是屈伸中的委婉之美。正如韩愈形容的:『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金绳铁索锁钮壮,古鼎跃水龙腾蛟』,可谓尽欹斜跌宕之美为能事。这与他长期在治印过程中布阵布势的审美经验分不开,也与他选择大篆这种书体分不开。

          朱培尔是抒情型的书家,性本疏阔类野鹤。他刻印,取豪放雄强一路,不受束缚雕镌,痛快天真,类齐白石;他写小楷,亦纳情性于静态的字中,写出不少风流来。东坡云:真书难于飘扬,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朱培尔的小楷飘扬而有趣味,体势宽润能吐纳大气,其诀窍,也还是在结字造型。他打破平直相似,上下对称的常用方法,总是夸大字的某一笔,或偏旁的某一部位,从而造成和中之『道』,让平正中生出险绝来。

       一般来说,小楷的书写多理性的运作,使锋毫到位,不多一些理性容易出格。而朱培尔的小楷中,感性直觉的成分却很多,章法中字形的安排,似乎在无意之中自觉到位。这或许就是朱培尔的小楷高于常人之处。它不以单字之美取胜,而是以整体之和谐见长。这里的奥妙,就是内抱与外抱的统一,『虚与实』的统一。他写左右结构的字,字的中宫向左右分背,产生离散之力;写独体字,左右线条却向中宫聚拢,形成一种向心之力。离心之力与向心之力造成一种规律性的间歇与停顿,不但节奏上有疾与徐的运动之美,而且空间上又有密与疏的对比之美。于是静中有动,平正之中有了飘扬。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笔法中,杂以写经体的笔法,故特别有轻灵、率意之致。这样的笔法与他抒情的审美趣尚相结合,锋毫的运动就显得十分随意。故他写小楷犹如写行书,毫不着力,也毫不费力,轻轻松松写下去,兴尽而止。



二、草书:烟云龙蛇走,笔底逸颠狂

       草书是最难把握但也是最能抒情写意的书体。朱培尔豪迈的情性、郁勃的遐思在这里找到了最好的喷发口,也找到了遥接古今的切入点。他最得意最漂亮的就是满纸烟云飞卷、龙蛇奔逸的草书。毫不夸张地说,比他最为写意的篆刻更精采更有感染力。他草书的艺术性主要表现为气盛、势奇、境大。『气盛』指通篇的神气、墨气饱满充沛:『势奇』指线条造型的奇诡和多变:『境大』是作品的意境阔大雄强。

(一)气盛

        朱培尔性格豪爽,颇有点侠士襟期,自信而有胆气,主体精神强盛,故他作草书,没有什么胆怯、犹豫,放笔落纸,一路前冲,犹如临阵冲锋,始终保持着不可阻挡、所向披靡的豪迈气势。他自己也说,什么一已之情感的发泄,生活琐事的描绘、悲欢命运的写照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这正是灵感袭来,无意识上升意识消退的瞬间,这时候也正是他心灵最为自由的时候。他敢于睥睨人世的一切,敢于挣脱世俗的层层缧绁,就因为他有这种自由的心灵。这里所说的『自由』是指创作冲动涌起后才有的『自由』,此时『心』已逸出现实,而在平时,就没有这种『自由』,故只能有着无限的骚动与痛苦。这种『自由』对朱培尔来说,也并不是呼之就来,挥之即去的东西。

        主体气盛,则神全,气便成乎技,见之于用笔,则能『放』,技进乎『道』,便能游刃有余。朱培尔草书的用笔,已不能用平时说的技法衡量。他的书写便是自由地歌唱,率意地舞蹈,展露的是心底最纯净的本真。大多数人认为朱培尔用笔胆大,放得开,这便是气盛带来的『勇』。 

        笔的自由飞舞带来的是线条的奔放、流畅、绕缠、追逐,它们是不可阻挡的情感流、气息流、吼声流,有着兴奋的跳跃、悲壮的崩落、憾人的跌宕。『长廊豁气或狂怒,细墨垂丝兼笑颦』,这一切均是气盛的形态。唯其气盛,才有线条形态之繁盛。

        气盛也才使笔的运动始终保持着活力。这里的活力,一指线条本身的弹性和力度。朱培尔的草书,长毫中锋,这保持了线的圆劲有力;二指毛笔运动的转换。草书重筋,一溜直下便滑,故要有筋节,笔有提按、使转,筋节活络,气脉旺盛,一切都淹没在线条的流动和飞舞之中。这是朱培尔草书的一大特点。

(二)势奇

        结字是情感寄寓的形式。由于草法的娴熟,朱培尔的草书看不出何处是腾挪避让,何处有虚实相生,一切都是自然,自然之中体现其心灵情感的痕迹,但他的奇思妙想却在奇谲怪异之中露出了蛛丝马迹。 

        形奇则势奇,故味朱培尔草书之奇看看他奇特的造型,怪异的纠缠、穿插便可窥一斑。字形的奇诡实际上就是『狂』。草书不『狂』不精彩,不『狂』不感人。『狂』全靠气势盛。他写这样的作品激情饱满,兴致始终处在高昂的喷发状态,以至在落款中常常出现『培尔得意』的字眼。但并不是说非要尺寸大意境才阔大,朱培尔的册页草书,同样意境宏大。这是什么原因,关键还是在于主体的气盛与胸襟。有了这种豪迈的性格,他的结字、章法,自然大气(当然技法的熟练是前提》,反之,斤斤计较于字法、笔法,主体心中本身气格卑弱,便不会有雄强之境产生。

        二是文字内容的选择切合自己的个性。文字是线条的载体,书家书写前文字内容实际上已影响了毛笔的运动。朱培尔常写的李白、岑参的诗,其诗的情感本也豪放激越,诗境本也雄伟阔大。这些东西影响着主体情绪的开动,也影响着形式的选择。所以,他采取适当的形的特技表演,忽而窜入飞霄,又突然下坠狂跌,使人惊讶之际又猛地冲上云天。

(三)境大

         朱培尔的草书气势宏伟而境界阔大。书法的境界也即书法的意境,它不是属于笔墨形相层面的东西,而是逸出线条墨象以外,欣赏者在心中感受到的境界。它是由作品的形相暗示出来的。由于朱培尔的草书气势浩大,形象奇诡,它们的组合便是境界的阔大。『大』指线条形相的内蕴丰厚,『大』指线条组成的世界无穷宽阔。笔既精工,墨既焕彩,笔墨充溢激情,这样的意境自然不是杏花春雨江南的精巧、优美,而是骏马秋风塞北的壮美。



夜来八万四千偈  5.0X5.0cm


三、书印两相参,黑白映红花

       朱培尔是一个富于创新精神的书家,他对书法作品形式的追求亦如他对印章形式孜孜不倦的追求。在形式主义观念泛滥的今天,朱培尔的书印合册,其形式感还是让人眼睛一亮。他在拓有印章和边款的册页上配上潇洒的草书,这是印境与书境的结合,也是黑白世界和红色世界的重新组合。它的图式变化十分丰富,印章的线条与书法线条是互补生发的意趣,让人深思。 

       其实,印章与边款的排列形式对朱培尔来说只是信手一挥的寻常小事。他随时都可以变戏法似地变出不同的形式来,犹如审美眼光高超的厨师,几件平常的家常菜,也搭配得花样翻新,既有视觉的新奇感和震撼力,又有耐人品读的无穷意味。朱培尔的这类作品虽然气势和境界不能和巨幅的条屏组合相比,但却大有苏州园林的精巧和雅致。

         李白描绘观看怀素草书的感受说:『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戴叙伦描绘的怀素草书是『一一花开春景迟,忽为壮丽就枯涩。龙蛇腾盘兽屹立,驰毫骤墨剧奔驷』。这是书法批评吗?是的,是体验到的书法批评。而本文用了太多的文字作概念式批评,故犹觉写不到点上。要理解朱培尔的书法,还是一头扎进他线条奔涌的世界,随之奔突、颠狂,如若也能体验出一番新的狂味,那么便可以说他的书法是真的,美的,成功的。

         注一:见《禅和文化古文学》第六十至六十一页,商务印书馆


评论

  

Review 3


林泉高致

——读朱培尔山水画近作

 ◎叶鹏飞


 

      长期生活、工作在喧器的闹市。一直希望有清闲的时刻,今收到朱培尔兄从京寄来的山水画集。其命名为《林泉高致》,顿生喜爱。尚未开卷,便先有益。

       朱培尔是当代著名的书法家,以篆刻和书法鸣世,为书界所瞩目。至于他的画,我早在前几年就读到,去年在京读了他的几幅新作后,还即兴作诗以赋,曾发表在《书法导报》,对他的画已是十分喜欢,但看了他的最近这批作品,不免让我惊讶万分了。开卷展读,顿觉怡情悦性,有“烟霞之侣,梦寐在焉”之感,“山光水色,晃漾夺目”。“此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北宋郭熙郭思《林泉高致·山水训》)。从中我看到了朱培尔在山水画创作上的勇猛精进,自成风格,与其书法、印章相辉映,甚至可以以画一、印二、书三来作排列了。




       兴致飞跃,以书入画是朱培尔山水画的一大特色。他的画首先发挥了他的书法和篆刻的长处,有着意在笔先、得心应手的线条。

        作为艺术表现,用笔是中国画的基本功。清代沈宗骞说过“笔著纸上,无过轻重疾徐,偏正曲直。然力轻则浮,力重则钝,疾远则滑,徐远则滞,偏用则薄,正用则板。其轻重疾徐,偏正曲直,皆出于自然而无浮滑钝滞等病”(《芥舟学画编卷一》)。由于朱培尔在书法上有高诣,驾驭毛笔无不得心应手。这对他的作画无疑是极大帮助。读他的画,不论是粗笔,还是细笔,是枯笔还是湿笔,都似在作书一般,也正是这个原因,他的画一无浮滑钝滞之病。皆为生动之象。看他的山石草木、茅屋幽涧,都随着流走的线条应适而生,表现出千姿百态、境由先造的画面,这正是他作为书家作画的最大特色。

        华滋浑厚、气势磅礴,是朱培尔山水画的又一特色。




         当前一些人作画,几乎成为纯理性的技法操作。追求所谓形式效果,韵味荡然无存矣,离了中国画写心写情的本质。朱培尔的画则能让人品赏再三而不厌,韵味深长,这个韵味体现在他用墨上。他在用墨时,注意用水的适度,让其晕化、渗透、交融,产生一种迷离变幻的华滋浑厚效果。而一切又都在随意之中。没有做作、制作的痕迹。这是朱培尔对宋、元、明、清名家的米芾、倪瓒、查士标、龚贤,以至近代黄宾虹的画的悉心研究、浸淫尤深的结果。他从多家传统名家中得到启发,从而使积墨、涨墨、破墨达到浓淡、枯湿的极妙变化。亦是他深谙用墨特性的产物。可以说,他能依托水墨对自然物象进行删修提炼及至虚拟,使笔下的山水在用墨上有着很大的随机性、可变性,成为了进行自我实现心中之象的载体。此正合于《老子》“有余者损这,不足者补之,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之理。朱培尔的大胆挥洒、大胆落墨,让自己胸中之气。转化为笔下之气,形成气势磅礴的效果是自然而然的了。

繁中见逸、幽而不冷,是朱培尔山水画的又一大特色。




         从元际开始,林泉高致式的逸气的画格都趋于简率化。黄公望《写山水诀》道  “画一窠一石。当逸笔撇脱,有士人家风,才多便入画工之流矣”。他的绘画思想影响尤甚。总之,“逸笔草草”成为士人家风。朱培尔的山水画,是逸格,可不是简率的,而能在繁中见逸,这正是他与古逸的最大不同处。他的画集中,所载作品很少有寥寥数笔之作。而大多呈现的是满构图。但是他的满构图又擅用空白:水面、幽涧、悬瀑、断云、雾霭、天空,在这空白中不着一笔,他既是为了章法之需而留下的形式空白。以此产生画之流动之气,产生生动的画面形象,又是让读者展开审美创造的想象,让人多多回味。在朱培尔的笔下,画面中的繁木、崇岭,又都以率意之笔出之,完全是一气呵成,产生出繁中见逸的效果。读他的画。没有城市的喧闹,只有山水的幽静,成为热爱大自然的理想之地。正因为朱培尔能学古出新,所以他的山水画又吸收了许多当代画家的长处,溶入现代气息。在他的笔下,村居错落、不经参差、话旧品茶、听泉观瀑,极富生活气息。有着活生生的画面,没有荒芜人烟的凋零之象,这正是其铸今溶古所得来的。

         朱培尔自小生长在诞生过大画家顾恺之、倪云林的故乡无锡,大学毕业后,又到大书画家米芾长期生活之地镇江工作多年。江南水乡的灵秀,深厚的文化底蕴一直熏陶着他,游历的增多,眼界的开阔,使其艺术素养不断升华,现在他虽身居闹市,而能“无车马喧”,使他的画艺也澄明心性,神理自足。



作 品 欣 赏


        Appreciate      










请横向欣赏此幅↓↓↓



不焚林而猎3.5X3.5cm



不改其乐2.2X2.2cm



能勤小物故无大患4X4.1cm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4.3X4.3cm






请横向欣赏此幅↓↓↓


请横向欣赏此幅↓↓↓


请横向欣赏此幅↓↓↓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