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七十六期 丁建城(第2篇):空濛与涅槃

2016-9-7 17:17| 发布者: 曹云兰| 查看: 4902| 评论: 0

摘要: 丁建城 简介 扬州人。毕业于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1993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深造。画家、导演。现生活、工作于南京。 个 展 2016年 丁建城的绘画 一品画廊 南京 ▲ 《藿香蓟》27× 35cm皮紙水墨 ...




丁建城

简介 

扬州人。毕业于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1993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深造。画家、导演。现生活、工作于南京。


个 展

2016年  丁建城的绘画 一品画廊  南京


《藿香蓟》27× 35cm 皮紙水墨


空濛与涅槃 丁建城水墨作品赏析


关于“空濛”,南朝 齐 谢朓 《观朝雨》诗:“空濛如薄雾,散漫似轻埃。”唐 权德舆 《桃源篇》:“渐入空濛迷鸟道,宁知掩映有人家。” 宋 梅尧臣 《读裴如晦<万里集>书其后》诗:“搜新造空蒙,俗眼不得入。” 明 皇甫冲 《维摩寺雨坐》诗:“展睐入空蒙,游心益昭朗。” 苏轼有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


《银色的树影》27× 35cm 皮紙水墨


建城兄水墨作品就有着“空濛”-细雨迷茫之感。笔墨化繁就简,墨色淡雅,笔触细腻不失松动。色彩运用,打破传统,有着法国印象主义绘画大师雷若阿那样光鲜与丰腴的力量。这或许与他曾是一个导演的经历分不开。



《平静的午后》27× 35cm  皮紙水墨


轻松、恬静,夹杂着些许忧伤。他的水墨总是简洁、含蓄的耕耘在他选择的纸上。建城兄善于运用特种云龙宣,笔墨穿梭渗透于 “龙须”纹理之间,纸里固有的“龙须”纹成为画面不可缺少的“线”,勇于打破传统中国画形式,突破常规,材质本色的运用,寄情笔墨于宣纸之上。


《梅园之一》27× 35cm 皮紙水墨


当年丁建城带着梦想在北京电影学院深造,像一只小舢舨一样在那个动荡不安的艺术大海中上下浮沉了好几年。过着近乎颠沛流离的“电影打工者”的生活,几乎把电影这个特殊行当的有关成就导演的活都做了一遍:剧务、美工、摄影师,纪录片导演、独立制片人、编剧、导演……最终他象黑泽明一样由一名在剧组里近乎打零工的美工和剧务,一步步做到担任独立制片人和导演。凭借着《纸》、《凤凰》《我的父亲母亲》《图兰朵》《头发乱了》《巫山云雨》等多项影视作品,以及多次的电影节文化艺术交流、报刊采访。使他的艺术生涯进入了辉煌时期。虽然在影视生涯中可以说是如鱼得水,但是丁建城的内心却一如既往的执着于绘画,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会不时地使人产生凤凰涅盤般的绘画冲动。


《春山新雨后之三》27× 35cm  皮紙水墨


丁建城用电影与绘画诠释生命、爱情、乡情、民俗、文化、理想、精神、情爱……这些难道不是他一直在追寻的一些东西吗?实际上,丁建城智慧地把我们逐步带进了他的生命体验和生活状态中,不知不觉地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一扇洋溢着童年梦想和精神追求的门,迫使我们和他共同沐浴着来自生命深处的人性的光芒。(影评人闻松曾在博客里写道)


《山色空濛》24× 27 皮纸水墨


艺术家目光盯着的永远是下一个目标。追求完美和不断挑战自我的秉性往往使他们在阐释独到艺术才华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地耗尽了他们的生命。


《山畔》27× 35cm 皮紙水墨


建城兄从绘画里找电影,电影里找画面。他没有放弃画笔,是一个拿着画笔的导演,也是一个导演电影与人生的画家。



《鱼》27× 35cm  皮紙水墨


彭烈洪于南京百家湖艺术研究院

(注:彭烈洪,南京百家湖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新当代艺术发起人、策展人、艺术家)





作品欣赏  /Appreciation of works



《日暮的时光》27× 35cm  皮紙水墨


《春山新雨后之一》42× 54cm  皮紙水墨


《春山新雨后之二》26× 131cm 皮紙水墨


《梅园之二》27× 35cm  皮紙水墨


《石听水 之三》24× 27cm 皮紙水墨


《浮香》35× 45cm 皮紙水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