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中国在线艺术网 首页 艺术家信息 查看内容

唐楷之书法印象

2015-11-3 16:32| 发布者: 朵朵| 查看: 9143| 评论: 0

摘要: 唐楷之是一位极具才情的青年书法家,性格豁达率真,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与见解,不流俗,不从众,书如其人,其书法艺术亦如此。他对于真、草、篆、隶、行均有所涉猎,楷书取法唐代写经体,隶书取法汉简,篆书取法钟鼎 ...
    唐楷之是一位极具才情的青年书法家,性格豁达率真,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与见解,不流俗,不从众,书如其人,其书法艺术亦如此。他对于真、草、篆、隶、行均有所涉猎,楷书取法唐代写经体,隶书取法汉简,篆书取法钟鼎文,草书取法宋之黄庭坚、明之徐渭、傅山等,又能推陈出新,直抒已意。尤其是将古代书法与现代视觉艺术予以结合,在形式美上寻找新的突破点,值得肯定。
    
    唐楷之兼擅各种书体,虽不能说每种书体都有建树,但却能出手不俗,颇有味道。这与时下流行的“独门绝技”不同,很多书家只精于一,或功篆书,或精草书,或练小楷……楷之则避免了这一问题,他深知书法要想达到一定高度,必须有坚实的基础,这个基础一是文化知识,二是各种书体的练习。纵观古代书家,哪一个不是文人,如果没有文化就书法失去了根本,成为无源之水;哪一个不是各体兼擅,颜真卿的楷书、草书俱佳,赵孟頫的行书、楷书均妙……只有在青年时期打好坚实的基础,才能在以后的书法之路上取得更优秀的成绩,这也是书法创作的规律。唐楷之正是以此为出发点,一边修文史,一边研习各种书体,日复日,年复年,练就了一身扎实的基本功。

    我尤其喜欢唐楷之的小楷与草书,他的小楷取自唐代的写经体,又有所变化,因为写经体重点在于经书,而非书法,为了辨识,阅读,故写经文字工整严谨,虔诚恭敬,但也会因此流于程式。故他在学习之时竭力避免这种程式,取其长,避其短,又融入自己对小楷的理解,最终塑造出自己的风格。他的小楷作品法度严谨,修整自持,其横划均尖锋起笔,不用藏锋,转折处作停顿重按,整体感觉刚柔结合,灵动秀逸,自成天趣。

    唐楷之对于草书用功颇勤,收益也最大。他的草书对古代黄庭坚、徐渭等人的书法继承颇多,对当代王冬龄的书艺与理论又有钻研,他将徐渭排山倒海的看似没有行列的气势与黄庭坚的长画短点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草书风格。他的草书注重个人情感的抒发,不拘于具体点画的法度,飞扬恣肆,点画狼藉,狂放豪迈,跌宕起伏,犹如狂风骤雨一般,酣畅淋漓。作品中追求字与字之间的大小、干湿、浓淡以及笔墨的虚实、节奏等变化,俨然就是一幅绘画。在这狂放奔腾的字里行间又蕴含着一丝润秀之美,飘逸之美。他在书写过程中又运用了一些“涨墨”的形式,使得整幅作品的节奏感得到更进一步的加强,突出了浓笔重点与萧瑟的长线条之间的对比,丰富了作品的变化。
 
    他之所以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一方面源于他的勤奋,另一方面得益于转益多师、兼收并揽。清代邵梅臣曾云:“昔人论书只学一家,学成不过为人作奴婢。集众长归于我,斯为大成。”楷之深谙此理,因此他在求学之路上,师古人并没有专攻一家,师今人也没有恪守宗派。兼容并蓄的北京大学、讲究传统的中国美术学院、侧重碑学的首都师范大学都留下了他学习的身影,他从朱青生、王冬龄、欧阳中石等这些追求不同、艺术主张不同的学者身上汲取了对自己书法艺术发展有用的养分,在这一点上,他比身边的青年书家们收益要大的多。我身边有不少“只宗一家”的朋友,从附小、附中、大学、硕士、博士,甚至工作了还是在同一所大学,如此的“专一”,但效果却难免“近亲繁殖”,劳而少功。

    唐楷之是一位勤奋的书家,我偶去他的书斋,便见他在伏案练习小楷,并言是“日课”,这让我想起了宋代米芾所云“一日不书,便觉思涩”的经典话语。的确,历史上的优秀书画家,没有一个人说自己是靠天分与灵气走向成功的,因为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坚持,永不停辍的努力才是成功之根本。
唐代韩愈在《进学解》中言:“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实乃学问之根本,书法亦不例外。其中“勤”可能不少人会做到,但“思”确实不易做到。没有思考,日夜练习,终成书匠。没有思考,学古不变,终成书奴也。这可能是制约不少书家的一个大问题。唐楷之能够较早的关注这个问题,并深入地思考书法的当代性、视觉性、绘画性、艺术性以及书法与水墨艺术的融合等问题,并致力于现代书法的研究,实在是难能可贵,这些思考与研究是积累,也是探索,更是为日后的突破与创新做的准备,我们拭目以待!

李永强
(广西艺术学院副教授、南京艺术学院博士)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