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十二期 范治斌:绘事微言(第七篇)

2015-10-22 14:34| 发布者: 朵朵| 评论: 0

摘要: 范治斌简介:1972年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199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中国画专业,获学士学位。200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人物画工作室,获硕士学位。2002年执教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系,中国美术 ...

范治斌


1972年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199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中国画专业,获学士学位。200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人物画工作室,获硕士学位。2002年执教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2013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专业,获博士学位。



述:

绘事微言(节选)

文/ 范治斌


完成一张作品,坐下来与友交流。友问:“每张你认可的作品都是你满意的吗?”我答:“不是,每张作品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遗憾。”问:“为什么有遗憾?”答:“水墨不容修改,过程里难免有不到位的表达。”问:“观者能看出你为之感到遗憾的地方吗?”答:“作品与观者会产生全新的互动,欣赏或遗憾都不会与我对作品的认知相同。”


水墨在描绘山石树木、花鸟鱼虫这类题材时,能充分地释放出材质的美感,获得丰厚的精神语义,表现出完美的契合性。传统水墨发展到今天,在山水花鸟领域达到的艺术高度,后人很难超越。面对新的题材,如林立的高楼,时尚的妆容服饰等,水墨与之能有完美的契合吗?肯定有,这也是现代水墨一个重要的探索方向。



朋友问:“大家比较熟知你的人物画,但你又画风景和花鸟,你定位自己为一个人物画家吗?”答:“不,我是因感动而去描绘,感动我的不止有人,自然万物都可能是我灵感的源泉。从造型角度来说,人也许更复杂,因此,能画人物就更不用说会画其他。但除了造型,绘画还需更多其他的修养,我希望自己是修养全面的画家。“


画画时,朋友在旁边看,说:”我感觉你画得这样轻松,我也有尝试的想法,可一拿笔画,就全没了感觉,如何才能做到像你这样?“我答:”轻松的状态,我在画的时候并没感觉到,是自然而然的流露。但我也是从你的状态过渡到现在这样,其实,积累是关键。“问:”最好的状态是怎样的?“答:”我也不知,还得看作品,作品使状态不言而喻。



一个山水画家或花鸟画家去画一张人物画时,我想是困难的。而一个人物画家若去画山水和花鸟,应是相对容易的。从造型的角度说,人物最难。当具备了好的造型能力,面对自然景物中的山川草木时,有感而发地写生即可随手拈来而成佳作。当然,能画和画得好又是两回事,艺术的品味最终体现在个体的综合修养之上了。


朋友看我作画,觉我动作酣畅淋漓,问:“你有表演的成分吗?”答:“你这一问,我倒在乎起我的动作了。其实,是类似技法画多了,手熟而已。”问:“这是好的状态吗?”答:“也是,因为这是锤炼之后的状态,又不是,因为熟练才能不假思索,用笔熟滑。若能由熟而生,又会有新境界,所以,一个状态蕴含两种倾向,须认真对待。”



人们常说的“技艺”,我理解的是技巧在一定高度上的艺术。广义上讲,技艺在各个门类都适用,如“庖丁解牛”、“卖油翁倒油”的故事,都是“无它,唯手熟尔”的高层次技艺。绘画中的千锤百炼,也可使腕下妙笔生花。齐白石画虾,是最“技艺”的,说他寄寓了怎样的人文精神,未免牵强,其技巧达到的高度本身就是一种精神。


绘画中的技巧是重要的,一张作品是否感染人,除情感外,跟技巧的好坏有直接关系。我们常赞美朴素,需知朴素的美在绘画中也是需要修炼才能获得的,是画家终其一生追逐而未必可得的“返璞归真”、“大美无华”。至于无技巧的技巧,则是技巧集大成之后的融会贯通,有若功夫里的四两拨千斤,是举重若轻的大本事。



近日,整理画室才发现,画废的作品数量之多令我惊讶。平素画画时,当然希望每一张都能成功,但实际上有多数都失败了,甚至之前觉得尚好的,如今再看却令我怅然。其实,仔细想想,也不足为奇,多少个日夜浸淫于此,不曾懈怠,所有真正的前行与进步恰恰仰仗于这般点滴的累积,直至废画三千也不过是又一个新起点而已。


偶然性在生命中是绝对的。我们的生命来自于父母,但父母的相遇并最终结合充满了偶然性,直至我们的出生也源于一次情爱的偶然。我们的成长充满更多的变数,甚至我一气呵成和分多次地画完一张画也会全然不同。生命按时间的排序一直往前走,不倒退,也不能重新选择,所以我们对其中的种种偶然选择了忽略。



面对素净的画纸,让自己的精神扑进去,溶在水墨的天地里,任由情绪的漂游。绘画有它自己的力量,会带着画者向前行走,到底会走向哪里,我不知道。我把自己交给它,把对纷繁生活的点滴感受凝固在画里,并用它来完善自己。人生是不断积累的过程,我希望我走在画里,慢慢成熟。不论结局,只需真诚地面对。


上课给学生做示范,我的所有手法都一览无余。学生问,同样的工具材料,怎么我一画就乱了呢?我说,无他,只是我已经画了无数遍,而你才开始。这其实是个简单的道理,不管你有多笨或多聪明,如不实践,就不会有变化,但有量的积累,则迟早会发生质变。现代人生活内容丰富,能坚持一样到底的则越来越少了。



生活中总有些微妙精细的东西令我着迷,使我不忍心放弃对其细节做深入的描绘。譬如一只蜻蜓,我曾把它放在手心仔细端详,它长得真是精细,翅膀的纹理简直就像用极细的墨线条勾勒出一般。我看齐白石画的蜻蜓,其工细的画法也有如影像的翻版。这表现出了一种认知——真实的描绘即可视为完美的艺术加工。


形式是绘画重要的部分,它直接影响审美主体的内心感受。形式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画面本身所具有的形式美,作品中点线面构图色彩等所具有的不同特质与趣味,还有作品的形状,如长方扇面等,共同构成画面形式审美的主体。其二,则是展示方式的形式美感,它与作品相得益彰,为观者带来丰富的视觉与心理感受。



面对自然,写生能给予画者的,是此情,此景,此时,此刻。这不同于安居室内的精心创作,需要苦心经营,需要深思熟虑。写生则全在那一刻的怦然心动,可以稍有所思,更可能不假思索,可以稍做停顿,更可能一鼓作气。以心会物,放笔直取,直至完成,不过短短几个时辰,其魅力,是其他绘画方式所不能比拟的。


我们所学的技巧,都须在新的实践里得到印证,并被赋予生气。就犹如我们遍临古画,芥子园,所体悟到的一切,需要应用于自己的作品中,使之具有“我”的气息。写生是获得“自我”的一个重要途径。那些所学,就像单字,像词组,写生时,像语法,像修辞,把字词组织起来,以情感为由,说出自己的语言来……


作品欣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