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十七期 韩朝(第二篇):山水日记系列

2015-10-8 09:33| 发布者: 巍巍| 评论: 0

摘要: 有意味的“日记”——品读韩朝的《山水日记》系列作品文/张映辉生活在喧嚣忙碌的当下,写日记的人应该是越来越少了,而用彩墨丹青绘写有意味的日记者恐怕更为凤毛麟角。《山水日记之烟岚》 34×136㎝ 2011年画家韩朝 ...

有意味的“日记”

——品读韩朝的《山水日记》系列作品

文/张映辉


生活在喧嚣忙碌的当下,写日记的人应该是越来越少了,而用彩墨丹青绘写有意味的日记者恐怕更为凤毛麟角。


《山水日记之烟岚》 34×136㎝ 2011年


画家韩朝从不忽视日记这种方式的意义,又与众不同地悟出了日记与水墨风景之间的潜在联系,于是,年复一年,韩朝看山水,思山水,写山水,把个人极具私密性的生命经验物化纯化,心中山水喷薄而出,系列作品被命名为《山水日记》。众多的日记诞生于画案之上,非记事之用,相反呈现出鲜活独有的视觉华章,用于抒情,用于寄意,用于安心。为生活的美好而存在,或为竖幅或为横卷的画作像一圈圈或密或疏的树木年轮,既独立又整一,连接起浑沌的大道,焕发出诗化的境界,流漾着平凡而至大的悦乐。


《山水日记之薰风》 纸本水墨 34×136㎝ 2012年


《山水日记之东坡》 68×45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山水日记》系列没有鸣雀飞鸟的影迹行踪,没有高山大河的勃然交响,然而不妨碍观者近品其韵,远观其势,堪称真思奔涌之作。显然,韩朝有所选择,有所舍弃,有所强调。


《山水日记之秋高》 纸本水墨 34×136cm 2012年


《山水日记之浅绛54》


他弱化了物象原有的形状、颜色,采取板块式的结构来布势,有的形态全景伸延,有的形态凝聚片隅,因缘随时,开阔与紧凑并行无间。


《山水日记之望秋》 34×136㎝ 2014年


《山水日记之无风》


他的画笔吐露出感悟和记忆的印痕,以干皴、浓点、淡抹注入温熙、雅逸、淳朴。除了黑白笔墨的铺陈错落,有时再加几笔悦目的七彩,它们犹如照亮星球的云霓,又在不经意间引来远方落日的余响。


《山水日记之黛瓦》


他尤其讲究片片留白的韵致,着意“集虚”,期望黑白互动,动静相依,一起将自己不可替代的心源转换成浑恍的个性图式。


《山水日记之冬至》 68×45cm 2014年


他亲手凸显的孤岭群岗不论贵贱,亲手栽植的独树丛林不论分别,与传统的雨露、薰风、天光邂逅拥揽,因而,平缓蜿蜒的意象回旋出阵阵的美声,汩汩喷吐出悠远持久的皈依精神故园之深蕴。


《山水日记之空境》 68×45cm 纸本水墨 2014年


洗练俊朗的系列“日记”随想象的风而生,随领悟的云而成,充盈着韩朝对高格的追慕。伴着一次次新的契机,不断凝结着澎湃不息的生命志意,呈示着自然大道的真相!


《山水日记之雨来》 68×45cm 2014年


《韶光》照彻着、爱抚着生韵周流的林壑,同时闪耀着画家心底的逍遥沉醉。


《山水日记之空境》 34cm×137cm 设色纸本


经过一场《新雨》的沐浴,凭任一股创造力的翱翔,平淡清新的山石林木澈如水晶,通透精致,熠熠放光。


《山水日记之碧秀》 68×45cm 2014年


《秋岚》飘忽不定,自来自去,轻手轻脚,徘徊升腾,唤醒了清溪碧涧,造访了平阔丘冈。


《山水日记之新雨》 34×136cm 2012年


纵使在空茫无际的《寒露》里,苍翠之姿受寒气洗礼,仍不衰不屈,淡然自若,神气无变,内美华滋。


《山水日记之秀色》 34×136㎝ 2011年


循着《落晖》的去处,心灵鹏鸟张开羽翼,飘游天上,越过千里万里,穿越无穷无极,直向遥远的所在。


《山水日记之薰风》 34×136cm 2011年


畅怀和写心的原动力推动着韩朝在宣纸上移来青山,垦出田垅,栽植丛林,经由“目之妙观”、“心之尊受”、“境之含蕴”,情不自禁地去完成“日记”的创作。以“日记”作证,每一次全心全意默默地蓄积,涵纳,绽放,让山水来显彰难以言说道明的自我样貌,来还原标明自己性情的本来色泽。我想,韩朝的纸上世界,散发着独有的灵秀和涵容的观照,肯定容藏着许多的深刻、安宁、圆融和幸福的意味!


《山水日记之旷野》 纸本水墨 34×136cm 2011年


《山水日记》因何耐人品赏?这是由于系列图画凭藉的是人文关怀的强劲支撑。对心灵安居的关注和期盼源自韩朝胸中那片片的明净、敏锐和赤诚。想必在韩朝的理想里,“日记”必须经受至纯灵水的充分洗涤、高远信仰的持续导引、困境苦境的经久磨砺,必须包含着柔软的温情、坚韧的信念、豁达的襟度和闲适的心境。从而,为了成为更自信、更包容、更真实的人,即使身处喧嚣,也不能停止用一种自在宁静的心情,凭精湛的技艺,去衍生并收获一幅幅的情感形影。


《山水日记之68》 34×136㎝ 2011年


“日记”显示了韩朝为心灵安居所作出的卓有成效的努力,无疑这些努力也是他学习、吸收和破立的过程。从其经历和成果来看,韩朝作为学者型画家的确当之无愧。基于中西融合和当代的立场,行进在朝向心力、眼力、功力合一的实践路途上,他用连绵不止的酣畅语言、神气俱足的心象势象,冲破遮蔽,表达种种美好的愿景。


《山水日记之79》 纸本水墨 34×136cm 2009年


“日记”的表象洋溢着自家气派,内里则接通文脉。韩朝愿意怀着谦卑和豪情,追随那些恍兮惚兮遥不可及的背影,到古往今来的座座文明殿宇里朝拜,融入庄生天籁,探入陶子田园,在历史甬道的纵横穿行中,参究艺术先匠之珠玑般的画语,找到路标,领受中外大师之无偿的布施,得到给养……他向往着在那广邈的艺术宇宙里,在那辉煌的美术星海里,通过辛勤耕作,释放出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正能量。


《山水日记之暮色》 34×137cm 设色纸本 2014年


与《山水日记》相似,韩朝的《大风景》系列、《风物》系列以及大量的野外写生亦不乏可圈可点的佳构,润涩互动的手笔披露了各个实践时段里他的体温、呼吸和心跳。为开拓造型的幽径,他常常驾车展开一段段遥遥写生行旅,快意地从丰腴的造化秩序里剪裁。活笔渲畅,酝酿了不期然而然的生动,神遇了陌生而亲切的“大象”。


《山水日记之晴日》 34×137cm 设色纸本 2014年


《山水日记之秋岚》 34×136㎝ 2012年


有理由相信,随着韩朝探寻诗性绘画的脚步,更秀逸、更清冽、更丰富的《山水日记》还将继续幻化生成,在他的画上,更美的彩虹即将升起。

(文作者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画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