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三十一期 杨惠东(第三篇):水魄-海

2015-9-28 11:25| 发布者: 朵朵| 查看: 8994| 评论: 0

杨惠东


1968年8月出生,江苏睢宁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获博士学位。现为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国画家》主编,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参加国内外各类展览,并为国内外多家博物馆、美术馆及私人收藏。出版有《罗聘》《蓝瑛》《清初四僧绘画》等多部专著及个人画集。


《海上升明月》 2014年


论:

“杨之水”,一掬而湖海之天下具在

——杨惠东“海景”山水画简评


水,是个很特别的自然之物。有时它很小,一点一滴,流淌如涓涓细丝;有时它又为大物,盛满水的江河湖海,一望无际,蔚为壮观。水虽如此奇妙,却因其“无定形”与流动不居,很少有人特地将它选为题材,纯粹去表现。据画史记载,仅有唐人孙位、五代孙知微、南宋马远等少数画家善画水图。或“潭滔浚原,平波细流,停为潋滟”,或“萦纡回直,随流荡漾,长文细络,有序不乱”,或“滂挟大山,前直冲飚,卒风暴雨,雷霆之震”……,一一传为佳话。


近期,吾友杨惠东君选择“海景”,涉足“水”的题材,创作了一系列关于“水”的大景巨璋,一发不可收拾。从这些作品看,无疑惠东君视水为“大物”了,他在竭尽表现海的辽阔与水的彭拜,画面所呈现的冲动与激情,与其早期成熟的青绿山水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俨然有“自嫌诗少幽燕气,故向冰天跃马行”的气概。


我以为,这海所承载的“水之情”,恰是惠东君找到的真性情!一个人的品性更多是内敛的,真实的状态常不为外在俗务所左右。惠东君,一介文人,虽没有金戈铁马骁勇沙场,但内骨子那不同寻常的刚性与血气,常常不经意流露于自己的秉性之中,作为艺术家,发掘与表现这种“本性”,正是走向成功的捷径。惠东君,我想说,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这种真性情。只是,作为至交,我恨它来得太晚,否则,马远之后画水名家非“杨之水”而莫属了。


惠东君的“水”,全用传统笔墨媒材,写意而为之:或粗犷求其势,或细勾得其形;笔墨纷披,浓淡有度;神与迹化,天人合一,可谓尽显人间之真情,又映视觉之大道。惠东君的“海景”,重水之变与水之动,喜“兴风作浪”的生态,故多在“势”上做文章。他的画,自然之景为其外,仅求大貌,追逐其灵性;而体验得真情,承载于笔墨,活脱出“海”的苍茫、广阔、汹涌与伟岸,颇合“天风浪浪海山苍苍”之大水美景。


与古人所不同,惠东君画水选择的是“海”的景观作为表现对象,其景所呈现的视觉物像与古人便远远地拉开了距离。水,被古人看成是“环境之物”,其形其态常常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受到限定。水之形需要在周边景物的包围、衬托甚至阻逆等外部条件的作用下得以显现;水之色、光、影的特性也会随着周遭环境的变化而发生变化。这样一来,古人笔下的水只能在“被限定”当中“领受”自身的暂时特征与样貌,常常借助“他物”来展现水之形态。惠东君选择“海景”,避免了依膀他者的状态,将水从“环境之物”的范畴中解放出来,展现出水的“宇宙之物”的本性。这样一来传统的理法就需要在实景实情的感召下实现创造性转化。惠东君正是带着这一探索在一路前行!


惠东君的画,让我们看到了海的洪流,听到了海的吞吐;惠东君画中的海,潮如峰、汐如岭,是另一种“山水”奇景;惠东君的画,尽写海之汪洋、海之含泓、海之激啸、海之蜃楼雉气、海之鲸跃龙腾。惠东君的画将水的天性、自然之态与内在之情混化无迹,托借于笔墨之间,倾诉着自我性情的得失与纷扰,感慨而系之。惠东君这是游艺于笔墨“海景”山水之间,受用着另一种自我精神的逍遥。

——顾平


作品欣赏:


《鹳雀楼诗意》 2013年


《海浪如云去却回》 2014年


《冥冥沧海浪涛深》 2014年


《秋风萧瑟 洪波涌起》 2014年


《天风吹海水 心潮逐浪高》 2014年


《天风浪浪 海山苍苍》 2014年


《胸贮沧海惊涛来》 2014年


《惊涛》


《啸傲沧海》


《八月惊涛动地来》


《沧海月明》


《孤鸿海上来》


《海浪起晴云》


《海上明月共潮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