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六期 曹宝泉(第二篇):水墨性情

2015-5-5 15:18| 发布者: 巍巍| 评论: 0

摘要: 曹宝泉简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美术艺委会秘书长。1962年生于河北保定。1982年毕业于河北轻工业学校陶瓷美术专业。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 ...

曹宝泉 

 简 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美术艺委会秘书长。1962年生于河北保定。1982年毕业于河北轻工业学校陶瓷美术专业。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人物专业。曾任第四届河北省美协副主席、河北美术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群浴》

 艺术笔记: 仅把水墨当材料用,往往会弄得很尴尬,不懂得水墨之“性”,就玩不转水墨。 不能把水墨玩成了某种“把戏”。毛笔、宣纸、墨汁这些材料不是凭空制造出来的,它是中国人骨子里的需要,它们的“性格”就是中国人的性格,违背了它们的“性格”,搞出的东西就什么都不是了。 用水墨表达观念和玩水墨是两个概念。前者是艺术,后者是“把戏”。 古人所谓“出世”的思想,只是一种表象,后人不要被迷惑。其实,过去那些文人、高士之流骨子里谁也没真正“出世”,他们时刻在用另一种目光关注现实,他们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对待世俗社会,他们将现实把握得比常人更深刻,所以世人才称他们为“高人”。



曹宝泉作品

 艺术笔记: 水墨之“性”就是艺术家之“性”,艺术家的性情要以自然和现实社会为依托,三者为一体,这样“水墨”才能“活”起来。 以水墨表达现实,不仅需要古人技巧,更需要古人精神。如果缺少古人精神,你会感觉越画越没底气。我们这个时代太过注重古人技巧,把握古人精神往往不够,因此,古人技巧也只是学个表皮,笔墨越画越表面,越画越浮躁,所以英年早衰者甚多。 所谓“视觉艺术”就是“看”的艺术,如何“看”和“看”什么很重要。我们经常说“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事物”,但往往真正看的时候,自己的眼睛就被别人遮住了,得到的都是别人的东西。所谓“澄怀观道”,不“澄怀”就无法“观道”,满脑子都是别人的东西,一出手都是习惯动作,自己早就走丢了。所以一定要先找回自己。不要被西方人迷惑,也不被古人迷惑,更不要被当代人迷惑。不要随大流,随大流就是奴隶。


曹宝泉作品

 艺术笔记: “看见”、“看出”、“看作”是“看”的三个层面,也是由被动到主动的过程。 “看”,就是在认识事物规律基础上把握事物的个性特征。 看的过程也是理性与感性实现统一的过程。用理性把握感性、升华感性,这是一个艺术家终生面对的课题。理性高度决定感性高度,也决定精神的高度。 习惯性思维和习惯性手法都是一种早衰的征兆,艺术家要不断地通过改变自己而获得新生。

曹宝泉作品

 艺术笔记: 笔墨和造型的关系,是水墨人物画的一道坎儿。 笔墨和造型,两者既不能分离,也不能混为一谈。两者要自然结合,相得益彰,使笔墨既能恰当地表达造型感觉和人物特征,又 能充分展现笔墨的形式美。很多人把笔墨和造型弄得很尴尬,把画面搞得很累,就是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

曹宝泉作品

 艺术笔记: 从具象写实到抽象表现,是从客观到主观的两个极致。对水墨而言,之间有一个分寸的把握问题。从传统意义上说,造型越是趋于具象写实,笔墨的独立审美意义就越会降低。因为,笔墨和宣纸固其特性,注定不是用来表达写实或具象的材料。反之,笔墨若脱离客体,走向纯粹抽象,就会变得苍白、概念。因此可以说,笔墨的意义是建立在一定的具体形态之上的。笔墨既不能脱离具体形态,也不能被具体形态所制约。所以,中国水墨画强调“中和”之美。强调“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强调“不似之似”,这是中国人的聪明之处。

曹宝泉作品

 艺术笔记: 审美的最高境界不是对作品中某一个部分或某一因素的感觉,而是对作品的整体的体验,是一种整体感觉。 不是说形式语言、笔墨技巧像古人了就是继承了传统。所谓学习传统,根本上还是应该对传统精神的把握。笔墨样式的模仿,或者在传统笔墨技巧上的小改小动,都十分容易,只要认真地临摹几年,绝大部分人会画得很好,会很像传统。不过,形式语言上模仿得越像传统,就越有可能偏离传统艺术的本质精神。

曹宝泉作品

 艺术笔记: 把握传统最终也是为了超越传统。 所谓超越,是在对传统的原有形态深刻把握之基础上新的建立,关键是建立了什么,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认识和把握传统显然只是过程,不是目的,深刻把握就是为了准确的超越和科学地建立,这更多的应该属于精神层面,外在形式语言是受内在精神支配的。任何一次对传统的超越,都首先是精神的超越、观念的超越,进而才是语言的超越。

12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