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八零画派马精虎(X)——“一花一世界”油画作品在线展览

2015-3-13 09:56| 发布者: 小米| 查看: 10432| 评论: 0

摘要: 文化之于文明的意义就在于传承的同时提供新的信息。写实类绘画从来都纠缠着“当下”,而当下的“写实”实实在在是一种新的艺术现象。马精虎男,江苏南京人,职业画家2000年 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计算机专业2006年 师从 ...

文化之于文明的意义就在于传承的同时提供新的信息。写实类绘画从来都纠缠着“当下”,而当下的“写实”实实在在是一种新的艺术现象。

马精虎

男,江苏南京人,职业画家

2000年 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计算机专业
2006年 师从著名画家刘溢先生,学习油画至今

现居北京


展览记录
2014年 “中国新疆国际艺术双年展” 新疆国际会展中心

2014年 “新疆印象”油画展 中国美术馆

2014年 “具象研究.经典写实” 油画作品邀请展 凤凰艺都美术馆

2013年 80画派写实油画展 亚州艺术中心

2013年 《想象无限一一青年艺术家推广计划》 中华世纪坛世界术馆

2013年 时代观照--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巡回展 北京 上海 广东 成都 武汉 西安

2013年 《致青春:返观与重构——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展》 马奈草地美术馆

2013年 “对焦——中国写实绘画新异动” 广州美术馆

2012年 “对焦--中国写实绘画新异动” 北京今日美术馆 上海多伦美术馆

2012年 “新写实油画展” 中国美术馆

2012年 静水流深——写实新力量 上海泛华艺术中心 上海

2012年 观感•感观——青年写实艺术家邀请展 先声画廊 北京

2012年 2012第五届中国国际青年艺术周 艺术展 北京时代美术馆 北京

2012年 和而不同——当代青年油画展 马奈艺术空间 北京

2012年 E•京华 PARTⅡ雅昌艺术家联展 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2年 巴黎秋季艺术沙龙—中国展 巡展大连 海口

2011年 成都双年展

2011年 艺术郑州

2011年 魅力.青年艺术家邀请展 马奈草地艺术中心

2010年 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大展 分别获:铜奖、优秀奖 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0年 “研究与超越”第二届小幅油画展 中国美术馆 全国巡展

2010年 纽约艺术博览会

2009年 建国60周年美术作品展 江苏


获奖

《2010年中国青年写实艺术大展》分别获得铜奖、优秀奖


收藏

作品被东南亚、中国香港、中国大陆等地区的广东美术馆、时代美术馆、朱子美术馆、凤凰艺都美术馆、丹蒙艺术基金等美术机构以及重要藏家收藏

马精虎 | 2014年优秀油画作品


屈臣旭编辑:

绘画就是当下的叙事


观念写实


“当下之时写实绘画如果无观念,仅是写实则无必要;视觉如果无图像思维,则在相机普及、网络实时共享状态中,刹那无现;处处是复制行为时,手绘则恰体现人的自信、自尊与自强。”这是马精虎对当下写实绘画的理解,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他为什么选择写实绘画作为自己的创作方式。作为比较晚才开始真正接触和选择绘画的人来说,马精虎拥有的更多的是人生的阅历和对自己需求的明确认知。他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的学习自然比其他人更加努力,画面所承载的内容也更加厚重。从2008年开始,他的很多作品开始有线索和体系的展开,比如《污染的生活》系列、《物语》系列等都通过不同的画面经营把一个主题不断深化和阐释。

|《污染的生活》


北京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正面临着很多城市曾经或者正在面临的问题,那就是过速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人们的心理问题。《污染的生活1》(2008)《雾都北京》(2009)《雾霭城光》(2010)《养鹅人》(2011)《养蜂人》(2012)形成了他作品系列的一个部分。通过不间断的创作,对周围环境变化的持续关注,从不同的角度揭示了牛奶、空气、家禽等生活必需品的污染问题。而这种揭示并不是振聋发聩式的,而是娓娓道来。他以放大的视角和柔和的讽刺,在画面中既激进又略为保守的方式揭露了中国当下的生存现状,让我们对已经习以为常的事物有更贴切却又不唐突的再一次感悟。不同于其他艺术形式或者其他艺术家的作品那么直接表达或者对抗,马精虎的作品杜绝了祥林嫂似的抱怨,而是带有某种美好的向往。《污染的生活1》中艺术家还是比较直白的表现,包括作品的命名也比较直接。而到了《养鹅人》(2011)《养蜂人》则不再通过直白表现,而是描绘了艺术家本人理想的状态,通过最原始的养殖方式以及人与鹅、与蜂之间的交流来给人希望。正是社会环境、自然环境的不断恶化,也使得艺术家更加希望亲近自然、聆听最原始、最本初的自然。

作品《惊蛰》(2008)《叶落无声》(2013)《秋熟》《暮归》(2013)也是艺术家从开始创作就一直在延续的一个话题。通过对于季节、周围花草鱼虫的变化来表达人物的内心情感波动和状态起伏,或落寞或收获,或安详或仓促,仿佛是逃离了真正生活着的环境,独自的安宁。这在他的其他作品系列中也能看到其创作的一致性,那就是针对目前生活状态的一种简单陈述。而作品《安的回忆》(2012)《小满的梦》(2008)《远方来信》(2010)《一条微信系远方》(2013)《听,远方》(2013)都是对当下都市人情感状态的敏感捕捉,刻画了人际关系、各种亲情或者爱情在一个人身上的反映。观众可以在作品中看到画面背后的或者说画面之外的内容,艺术家在这个方面没有通过其他方式表现,但是给出了线索,或者说是为躲在帷幕后面的猫儿留下了尾巴。正是这个尾巴吸引了观众去探寻,去捕捉。


《物语》

日文“物语”一词,意为故事或杂谈。物语文学是日本古典文学的一种体裁,产生于平安时代,公元十世纪初。它在日本民间的基础上形成,并接受了我国六朝、隋唐传奇文学的影响。在《源氏物语》之前,物语文学分为两个流派,一为创作物语如《竹取物语》、《落洼物语》,纯属虚构,具有传奇色彩;一为歌物语,如《伊势物语》、《大和物语》等,以和歌为主,大多属于客观叙事或历史记述。这些物语脱胎于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是向独立故事过渡的一种文学形式。马精虎的物语系列作品《对话-物语之2》(2011)《物语之5》(2012),则有所区别,既不是纯属虚构,也不是客观叙事,反而是在二者之间的一种状态,那就是描绘当下生活中的幻境。画面简洁,不冗杂,像是一本书的封面一样,在马精虎的作品中,我们也能通过简单的人物布排和环境设置隐约摸索到一些线索。这个线索引导我们透过封面去阅读背后更深层次的故事。

|画外叙事


写实绘画从一开始就担负着重要的叙事功能,这一点在马精虎的作品中也能看到。除却上文中提到的画面中隐含的之外,也有一些作品直接选择了历史题材或者宗教题材。《烽火佳人》(2009),就是取自家喻户晓的《花木兰》,画面中下身穿着战衣,上身裸体的女孩,带给观众很丰富的遐想。《在水一方》(2010)也是借《诗经》中的名句来寄托某种情感。虽然自己窈窕淑女,然而没有前来追求的男子,画面中带有些许的孤独与期许。《青春果》(2011)是《圣经》中的故事,该题材在很多西方艺术家笔下都有很丰富的表现。画面中一个女孩子拿着苹果,旁边有条蛇在教唆她,以一个叙事性的瞬间记录了下来,不禁让人还原了整个故事。可以说马精虎的此类题材作品能够恰当的与自己某一时刻的心境契合起来,与其他系列的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情感的变化是较为统一的。
《渔歌子》(2010)《听潮汐》(2010)虽然也是画面中人物跟大自然的交流,却在其中多了很多孤独和惆怅。这些作品也都有画面背后的内容,但是却没有明确的线索,没有可供抓住的尾巴,同样的就是会给不同的人,或者同一个人在不同心境下提供不同的直观感受和内心遐想。作品多表现女孩子,然而能够把女孩子身上的各个阶段的情感,尤其是不会轻易示于人前的状态表现出来,则较少有人做到,这也是照相技术发展到今天仍然难以取代写实油画的很重要的原因。


魔幻乡土


1980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作品展览和全国青年美展上,陈丹青的《西藏组画》和罗中立的《父亲》引起了广泛的反响。他们的作品表现了乡野、质朴的美,古朴、粗犷的人物和他们近乎原始的生活。但正是他们对于乡野、质朴的虔敬描绘并获得成功,表明中国的画家和观众终于超越了延续十数年的格式,进入了绘画创作的新阶段。《西藏组画》的题材和艺术手法都是“土”的、“旧”的,但正是这个“土”和“旧”使人耳目一新。这也是中国乡土写实的缘起。马精虎的老师刘溢先生是陈丹青的同学,然而两人的风格差异较大。在创作《物语》系列之后,马精虎觉得应该创作跟中国传统的生活和文化有关系的题材。而在选择乡土题材的时候,马精虎作品中流露出来的则少了“土”的、“旧”的,多了魔幻色彩的东西在里面。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跟画面的结构更为主观有很大的关系,马精虎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用在潜心研究魔幻乡土上面。作品《舞者与鹅》(2012)体现了年轻小女孩跟鹅之间的亲密,有很浓郁的乡土情怀。《信天游》(2009)《秋虫》(2012)则通过众多人物的巧妙安排,以及穿着衣饰传达出更为乡土的情怀。这两种表现方式,一种通过简单的布置,小女孩与鹅的游戏,另一种通过精心的铺排大场景式的强烈表现。无论哪种风格都与艺术家本人的生活在具体心境下的表达有关。马精虎也认为自己的作品不同于之前的乡土写实,而是带有魔幻色彩的表达。而其作品《粮食的故事》(2011)不仅有对自然的亲切之感,同时在构图和人物的刻画上给人以西方宗教画的感觉,同时也体现了艺术家本人对于自然,对于粮食的珍惜和尊重,有很强的仪式感。

马精虎在创作该系列题材作品的时候,既要表现农耕文明还要使作品有当代性,同时希望自己也能在某一方面开辟出新的东西来。正是对于如何将超现实主义和中国当下的现实以及传统的农耕文明的结合的摸索,马精虎逐步意识到魔幻乡土也许是一条出路。因为目前整个中国的状态在精神层面上是一种无序的错乱,画家在进入生活的时候有很多的状态和角色,有出世的,也有入世的,与社会保持距离感的入世态度是他一直追求的。这样呈现给观众的画面就会是既带有真实感,同时也带有陌生感,有一些不太适应的东西。加拿大有个画家叫做科尔维尔,他所呈现的就是绘画中对于秩序的追求和某种距离感。艺术就是要区别于纪实摄影和文学阐述,首先跟生活保持距离,其次就是需要以图像的方式呈现给大家,而要做到这两点的话就必须有魔幻的元素在里面。这也是他对于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后的中国,现实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的探索。因为每一种绘画流派必还是需要继续发展,除却隔代相似的发展规律之外,艺术还需要多样性。现在画古典写实的艺术家有很多,但是大部分仅仅停留在古典和唯美上,还没有质的突破。《秋虫》中人物的状态肯定和以往的乡土主义是不一样,有点陶醉,有点白日梦的样子。同时我们能够在画面中看到艺术家画了很多虫子,就是我们都曾见到过的灯底下聚集的虫子。而他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有的虫子被夸大的很厉害,整个的视角就像是梦游的状态。而拿着玉米睡着的女孩几乎就是艺术家给自己安排的角色,他就是以梦游者的状态回忆曾经印象中的生活。时过境迁,我们已经无法回到那个时代。画面上方挂的脏兮兮的塑料布也是借鉴了卡拉瓦乔大场景、大空间中出现的帷幔的因素,同时也参考了中国古代绘画中的书房或者过道中间帷幔的悬挂方式。他希望将中国传统的农耕文明与舶来品西方当代精神结合起来,画出中国本土的写实绘画。

《围观》 布面油彩 110x90cm 2014

《青青子衿》 布面油彩 150x110cm 2014

《青年江布力》 布面油彩 80x50cm 2014

《梦里山河·戴红帽的行者1》 布面油彩 50x70cm 2014

《梦里山河·哈萨克猎手3》 布面油彩 50x70cm 2014


马精虎 | 2013年优秀油画作品


《塔吉克少女》 布面油彩 80x65cm 2013

《微信》 布面油彩 61x91cm 2013

《暮归》 布面油彩 90x160cm 2013

《物语系列·夜色 3》 布面油彩 80x65cm 2013

《物语系列·夜色 2》 布面油彩 150x150cm 2013

《物语系列·夜色 1》 布面油彩 160x90cm 2013


笔者简述:

一花一世界,一笑一尘缘


中国的文化,不强调绝对化,充满着泛人文主义色彩,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与现实人生联系起来。西方文化史中“花”是一个具体而直白的符号,全无诗性,无趣且无聊。汉文化中的“花”从来就不是表现花本身。林黛玉无论开心或者伤感,都会有花出现;贾宝玉的前世原来是神瑛侍者,今生也要和那些如画的姐妹们做一块玩耍;朴树有一首歌叫《那些花儿》;就连鼓上蚤时迁做贼的时候都不忘在耳朵上夹一朵花。

花木并非外在的自然物,而是有生命的活物,能观人之自在。庐山东林寺三笑庭联:桥跨虎溪,三教三源流,三人三笑语;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宇宙间有3种活的生物:人、禽兽、花木,都是天、地的产物,并无等级上的差别,花木也和人一样有智有能,盛衰有序。华夏有道,尊崇自然,有为不如静观!
中国至今无宗教无哲学,只有哲理和禅机。儒家既不承认神性也不承认物性,并严加管束人性,唯礼是图。禅宗是对儒家一个很大的补充,共同调节人们的精神秩序,这种调节到文革基本被掐断了,但即使在这个消费时代,“一花一世界”在人们的心中从未消失。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禅是崇尚自然的、开放的。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所以关键在于心境,心神宁静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花一草可以是整个世界,而整个世界也便空如花草。只有花木才可以无念(听而不闻)、无往(视而不见)、无相(无拘无束)。做天大的学问只不过是为了明心见性,禅不是宗教,只是一种寻常态度。不必静坐敛心,打字发呆、吃饭穿衣等平常动作也有禅机,孟子说“万物皆备於我,反身而诚(成)”。
一花一木藏世界,一笑一颦待静观。妹纸,你在哪里纹了一朵小花?


马精虎 | 2012年优秀油画作品

《秋虫》 布面油彩 180x300cm 2012

《养蜂人(污染的生活之三》 布面油彩 180x130cm 2012

《物语之五》 布面油彩 180x80cm 2012

《舞者与鹅》 布面油彩 80x65cm 2012

12下一页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