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第二期 任杰书法作品欣赏

2014-9-24 14:42| 发布者: 巍巍| 查看: 12166| 评论: 0

摘要: 任杰,1979年生于河北霸州。先后就读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学硕士学位。2014年进修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后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做访问学者。现执教于防灾科技学院人文社科系。从事中 ...

任杰,

1979年生于河北霸州。先后就读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学硕士学位。2014年进修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后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做访问学者。现执教于防灾科技学院人文社科系。

从事中国、美学的研究教学工作,艺术创作与理论兼修。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展,并被相关机构收藏。学术文章刊载于多种专业刊物。著有《中国书法文化与鉴赏》(合著)等。

部分艺术活动:
2005年,“河北省书法家协会首届优秀会员作品展” (河北省书法家协会)
2006年,“西泠印社第二届国际艺术节楹联书法作品展”(浙江展览馆)
2006年,“海峡两岸书画名家作品展”(香港 台湾 马来西亚)
2007年,“全国书画人才选拔赛”河北赛区一等奖,全国总决赛获铜奖(教育部)
2009年,河北省当代书画院“道与日新——王振羽、任杰书画作品展”(石家庄)
2009年,“启功书法学国际研讨会”暨“北师大书法专业成立10周年作品展”(北京师范大学)
2009年,“规矩•延伸——全国高校书法硕士、博士研究生作品交流展”(广州美术学院)
2011年,“廊坊首届书法大展”(廊坊市书法家协会)
2012年,“第一回现代国际临书展”并“日本前卫书法展”(中国,北京)
2013年,“第45回现代国际临书展”,访问日本樱丘高校、东华书院等教学机构作相关学术考察(日本 东京都美术馆)
2014年,“中韩书法联展”(中国﹨韩国)
2014年首批入选河北省书法名家数据库(河北省教育厅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河北省书法家协会)。

任杰书法辑评:


王东声(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画家、评论家)
任杰近年主攻书法,而于篆刻、绘画又有所涉及,进而能从理论再修学于美学、哲学,对于今天这样一个浮躁而浮泛的时代来说,一位年轻人做到如此这般,尤为难能可贵。

任杰的书法,正步入一个重要阶段。真、行、草、隶,可谓四面开花,而广涉诸体,并多有领悟,章法、点画、笔墨,都有了很强的主观操控意味,这显示出他又有了新的心得。艺术的事,说得再多,最终也无非一个人气质、气息的流露,技术只是烘托这些内容的载体。对于创作而言,假如没有发挥个人的独到与独有之处,对以往的遗产再精确的反映,也徒劳而无益。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可以说,每一个阶段的回望都酝酿着另一个阶段的出发。聪慧而敬业,有计划、有条理地体验与勤修,注定会推助任杰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实现他心中守望的艺术主题,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他心中构筑的桃花源。

邓宝剑(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书法家、评论家)

任杰的书法涉猎正、草、隶、篆多种字体,每一种字体的创作都有匠心独运之处。

篆书碑刻,无论秦碑、汉碑还是唐碑,其线条的两端都是浑圆的样子,了无笔锋出入之迹。而任杰的篆书体现了畅达的书写趣味,起收之处或露或藏,富有变化,一任自然。验以秦汉简牍,前人作篆本不处处藏头护尾,古碑所刻之篆恐非古人所书之篆。“篆尚婉而通”,必先识笔法方能得之,任杰于此颇有所悟,故能脱颖于众。于此相类,他的隶书也写得轻松自在,笔趣十足。

任杰的草书吸收了傅山的营养,连环生奇,使转如意。较之傅山,任杰在用笔上更多了些凝练和爽劲,这或许得益于他对王铎乃至日本古贤藤原佐理的学习。

任杰的楷书多以魏碑大字的面目出现,苍浑生拙,奇趣横生,富有想象力。

既能潜心学习前人经典,又能大胆地探索、表现自己的新意,任杰身上的这种品质是难能可贵的。相信过一段时间,他的书法还会有新的进境。

王振羽(中国国家画院学术秘书、书画家、理论家)

任杰兄书才笔性,尽皆上乘,其计白当黑处,亦即今人所谓“空间”者,用意尤深。纸上或作二三字,一片空灵存焉。观之,如读摩诘之诗,如观东坡之咏,如对清秋朗月,如临幽岩空谷。其用笔兼涉众家,每以古籀之意化之为行楷,法度俨然而古意盎然,法度之内而能出于意外者,此之谓欤?其草书每作联绵之势,好王觉斯、傅青主一路,化之东赢藤原氏笔意,草蛇灰线,映带牵丝,其势也绵密,其意也浩荡。任杰兄年龄正青,精力正盛,精微与博大,我意与古法间尚待修为励炼——此予与任杰兄共勉之。


王晋苏(中央电视台《国宝档案》撰稿人)

书法是一种时间秩序的二维表达,无论金石小篆,甲骨隶书,抑或行草碑楷,在任杰的书法世界里,这些书法形态的演示,都能清晰地看到一个关于秩序的表达,也能感受到希望摆脱秩序的先锋意识。

纵观任杰多年书法习作的脉络之后,还是不难发觉,他对于书法艺术的探索,始终在自我营造的逻辑中变通游刃有余,而在逻辑之上的每一次新的尝试和创制,都能给人新的感官体验。

黄新国(画家、理论家)

古人云“临不测之水,使人神清;登万仞之岩,自然意远。”唯标举高远之境界,方能不止于目下所得。吾友任杰,锐意进取,历练经年。每困厄,自以为不能解,常虚心求教于人,无论贤愚,若有所得,必付诸力行,完善其书。久之,书艺大进,同学之辈多成忘尘,而其求索之步履未有一日停哉!

苏健(作家、编剧)

任杰的隶书纯从古碑帖中来,植根沃壤,自然枝叶繁茂;他又敏锐地捕捉着当代艺术的审美走向,既不离群索居,又不沉耽世俗,这是他的高明之处。

他的魏碑一路作品则带有一定探索性,错落有致,虚实相间,貌似随意,实则经心,点画与结构的处理方式可以看到近代书法大家徐生翁先生对他的影响,一派道骨仙风。

彭再生(《东方艺术·书法》编辑、美术学博士、书法家)

看得出来,任杰兄在传统上下过很大的功夫,很用心地游走于各体之间,既眼界开阔,又能集中于其中一二家深入挖掘,故而能很快地体达其理、晓畅其法,化为己用以形成当前的书法风貌。而在古意和古质之外,其书法中还流淌着鲜明的时代气息,蕴含着多样的审美追求,所有这些都表明任杰兄对于书法艺术本质规律的深刻领悟,进而也预示了其书法道路的不可限量。

许飞飞(《中国书画博览》杂志副主编、书法家)

如果说任杰兄的篆书是内心宁静闲适的流露的话,那他的行草书则是偏向激越豪迈的宣泄,他能将写篆的用笔很轻松地运用于行草书,即使狂放到极致,也依然统一在中锋的掌控之内,使动中有静,飞动中有沉着。我想这就是任杰兄的过人之处,他没有按多数人为写行草而局限于二王、旭素乃至书谱的取法套路,而是将重点放在锤炼用笔和古意的篆书上,而傅山则是以篆入草的大成者,对于深谙此理的任杰来说,取法傅山当是最适合不过的选择。草书贵圆而畅,任杰兄的大草正是在傅山基调上加入自己的独到理解,圆转不油滑,缠绕不繁琐,大开大合,擒纵自如,在墨色的布局也颇见匠心,充分展示了他对傅山草书的深刻领悟。

光(《中国书画》杂志社编辑、京师印社理事、书法家)

任杰的书法可以这样理解:以风格为经,经线有两条,分别是“秀”和“拙”;以取法为纬,纬有两条,一是古、重在线质和结构,一是今、重在形式与构成。这样,二经二纬就有四个交差点,这四个点分别是古秀、今秀、古拙、今拙——我想它可以概括任杰的全部尝试。在我看来,任杰是以古秀这个交叉点为圆心不断向外扩展开的,所以他的今秀、古拙风格的作品都要比今拙风格的更耐看——但这并未否定任杰“今拙”这一路子尝试的意义,我可以确定地说,尽管他有一些今拙风格的作品也很好,但他在完成的过程中,却丰富和完善了他对古秀一路的感悟,所以,从总体上说,他还是越写越古了。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