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十六期 徐为零:笔墨为零

2014-8-26 11:42| 发布者: 巍巍| 评论: 0

摘要: 徐为零 1968年生,江苏淮安人,以犁园颜其居,号甲湖邨民、扫雨堂主。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南京印社社员、江苏省青年篆刻展评委、淮安书画院(美术馆)专职书法篆刻家兼展览部主任。 书法篆刻 ...

笔墨为零 文\李啸 书橱里书籍增加迅猛,淘汰也快,而留着的还是早年购买的那批经典老版:封面板板,纸质粗粗,气味淡淡。朋友越来越多,经历风雨,总会反复梳理,而知己的还是那几位,平日联系不多,心灵包厢里却总为他留着座席。 为零,就是重要一位。 二十多年前,在淮安西大街总工会的宣传橱窗里读到为零的作品与文字(印象当时名字用的是"维林"),从此寂寥的青春、孤单的生活里终于有了知音。后来怎么见的第一面,直至成为挚友,从梅墨轩到甲湖村,从兰斋到犁园,很多过往的细节都模糊了......但是相知给彼此带来的愉悦,永远那么清晰而温暖。 为零寡言,特别有生人在场,他永远是个倾听者。与我独处时,则话闸敞开,汩汩流淌,谈艺术,谈读书,谈人生......无所不谈。前几年,为零从工厂迈入专业画院,实现了人生的重要转身,手中放下笔,便是捧上书,这就是他的生活状态。他珍惜自己拥有的这份优越环境,活的很仔细。他感恩帮助过他的每一个人,处得很用心。父母早逝的伤痛,历练出他坚韧的品格,自立,向善。也使他全身心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独立,求真。前不久,我在博客上看到他晒他父母用过的老物件,并留下"有父母孝顺的人才是幸福的"一句文字......我泪水喷薄而出,忍不住叫了声"弟弟"...... 说说为零的艺术。为零小我一岁,属猴,是个天生搞艺术的。他有着极敏感的心灵,极敏锐的目光,极灵巧的双手。其实当下很多艺术家都是"伪艺术家",以炫耀所谓的技巧、可怜的功力为能事。为零不齿于此,他从来不愿做一辈子重复一门技术的匠人,在他的笔下永远散发着灵光,不愿重复昨天,甚至不愿意重复前一秒的自己。书,画,印,文皆擅的他,将笔墨、丹青、金石、文字,彻彻底底地融入自己的工作与生活,化入自己的血液和生命。 识得此中滋味,觅来无上清凉。 在很多人眼里,为零永远不属于主流。他就是野草,就是野花,他就是一个"野"字!野得连一根野草在他的园子里都生机勃勃,野得仅一朵野花在他书房里都满屋芬芳。他野的别样,野的小资,野的有生命力,更野的天才。 为零时常这样看着自己的作品,自己的创造,打量着,端详着,透着狡黠的笑容。独自满足一番后,也会大气地邀你来分享,享受着你艳羡的表情,直到看透你内心的那点弱弱的妒忌和软软的恨来...... 他的书法有些鬼气,让人又怕,但时常又想遇见。他下笔了,墨现鬼出,怪怪的,古古的。他用笔是简净的,字写出来却不简单。耐看,耐品。有一种味道,看不惯,却老想尝两口。他的画也是如此,信笔塗抹,也许是疏疏朗朗,也许是敦敦实实,像青藤,似老莲,如白石......怎么看,似乎不太顺眼,却都不生厌。其实,这才是为零之妙处。他的篆刻是他的缩写,也是我的最爱。方寸之间,雕雕琢琢,摆摆弄弄,小情趣,大格调,握笔般握刀,吱吱声中石屑飞溅,一种破坏性的阳刚,一种破后而立的自信,特迷人!为零的文章很耐读,文字很干净,不修饰,常用短句,喜借谐音,小调调,读来轻松,一种抒发,一点宣泄。马桶阅读绝佳! 为零作品集里的个照极具个性,是他转身而去的背影。黑白的,身着布衣,步履坚定......为零在我心目中始终是这样的:他明明是离你而去,却如同向你走来,而且愈走愈近...... (李啸,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

洗心图

无事小神仙

退闲一步

唐诗一首

登山有道

窗开千里月,砚洗一溪云


金玉满堂 

案头相伴 

唐诗一首 
 

 畅神 
 
 佳山临水处,便是仙人家 种蕉留听雨,待雪寻梅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