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十期:纪松书法作品欣赏

2014-8-1 09:15| 发布者: 巍巍| 查看: 12370| 评论: 0

摘要: 纪松, 1975年5月出生,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泰州学院副教授,南京艺术学院书法硕士,师从徐利明教授。作品获奖: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第八届全国书法篆刻展草书组提名奖; “走进青海”全 ...

纪松, 1975 年 5 月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 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泰州学院副教授 南京艺术学院书法硕士,师从徐利明教授。

作品获奖 : (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 ) 第八届全国书法篆刻展草书组提名奖 ; “走进青海”全国书法展三等奖 第二届“平复帖”全国书法大展“优秀作品奖”(最高奖) “纪念傅山诞辰 400 周年”全国书法展优秀奖 中国(芮城)永乐宫第三届国际书画艺术节百佳奖 ( 最高奖 ); “华鹏飞杯”全国电视书法大赛优秀奖; 第二届中国(宁夏吴忠)中小学生书法节教师组获奖(最高奖); “江南文化节”·翁同和书法奖提名奖;

作品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展览) 第十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全国首届千人千作展、全国名家系统工程 "500 人书法精品展 " 、首届全国行书大展、首届全国草书大展、第二届扇面展、第六届全国楹联展、第五届新人新作展、第四届正书展、 小榄杯 全国书法展、 冼夫人 建党 85 周年全国书法展、 第二届“杏化村杯” CCTV 电视大赛 、 纪念老子诞辰 1478 年全国书法展、全国首届临帖展、全国首届“西狭颂”杯书法展、全国首届张芝书法奖、“齐白石书法奖”全国展。 《书法》、《青少年书法》、《书法导报》、《书法报》、韩国《墨家》等报刊专题报道。

入选省级以上展览: 第二届书法百强榜百强、 江苏省书法 50 年晋京展、 江苏省文联成立 年展、江苏省纪念改革开放 30 周年书画大展。

纪松书法的质性 ——兰湾散人 纪松继承了几代家学渊源,从小就在祖辈的训教下浸淫于书法传统之中,他硕士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专业书法方向,又成为典型的学院派书法人。传统家学与正统学院派教育,使纪松对书法本体和书法美学规律的思考更为深切,他的硕士论文专论“主体‘情性’与当代大草创作”。纪松特别关注书法本体的“情性”对书法创作的重要意义,强调主体的情性是书法人借助书法形式要表达的内容,而且认为“只有‘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的变化起伏才会引起草书中点画铺呈、点线形态的节奏变化”。虽然纪松的硕士论文重点讨论的是草书,——书法主体情性对于草书的影响更具有典型性,但是他以典型化的草书作为例证,用意涵盖到了各类书体。纪松引用蔡邕的话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这里的书,显然不单单指草书。

纪松强调“主体情性”对书法创作的影响,从认识层面上超越了当代众多主要在技术层面研读书法形式的书法人。从实践上纪松以情性驾驭笔墨线条章法的变化,努力做到“心既储之,随意落笔”,“皆得自然,备其古雅。”(米芾语)情性,是纪松建立其书法艺术个性化可识别性的立脚点。书法外显的形式变化固然可以用以建立书法人的艺术个性,特色的情性内涵在貌似同样的外显形式下也可以用以建立书法人的艺术个性。在器乐声乐演奏中,貌似同样的音乐旋律表达着不同强度和色彩的情绪和感觉。纪松就是要通过笔墨线条和章法中的强度、节奏变化来表达个性化的审美趣向,而不是刻意追求结字和笔墨变化。

前文说到纪松并不刻意追求在笔墨和章法等技术环节上的创新,就是要通过笔墨线条和章法中的强度、节奏变化来表达个性化的审美趣向,并以此追求“鲜活质性”。纪松的所谓“质性”既包括线条和墨色的质感,也包括“主体情性”通过“自然挥洒”倾入作品而后被观者感知的生命力和人文精神。在特定作品格致和语义内涵中,纪松以情性驭笔遣墨,不刻意章法布局而章法自成。纪松大学本科是在南京师范大学国画专业,所以他不但注重而且善于笔墨变化与情境的营造。在下图扇面董其昌语录创作中,书家心态放松,气度闲雅,笔活墨动而无凸兀唐突,文人气象让人望而生敬。

纪松是典型的学院派书法家,对书法本体有深刻的理解,特别是他对书法大草领悟深切,他认为“草书应是有感而发的纯艺术创作活动”,“刻意的、重复的创作于大草重情性表达的本质要求是相悖的”。他希望别人,同时也要求自己,“去除浮躁之气”,“做到有感而发,即兴书就”。可以看出,纪松既重视书法的表现形式,也重视书法的艺术内涵,他笃然追求着书法的笔墨线条章法变化与书家的情性表达的和谐统一。但是,书家的“情性表达”并不是总有来自书家本身“内在”的表达需求的,情性表达的动力源并不是总在!纪松对书法本体的理解和表述,实际上在揭露一个关乎书法艺术性的本质问题:缺乏以书家自身“情性表达”冲动做支撑的书法写作就不是“有感而发的纯艺术创作活动”,而不过是书法工匠的工作成果而已了。顺着纪松对大草“情性表达”的思路,大草所需要的激昂情绪并不随时都在,不是在激昂情绪驱动下的大草书创作即缺乏“情性表达”的基础。这应该是甄别书法工艺品和书法艺术品的重要分界点,是普遍存在于当今中国书法界的严重问题,纪松本人的书法作品中也存在这个问题。纪松高出于当下中国书法界许许多多书法家的地方也在于此:他意识到了当今中国书法界普遍存在的书法艺术形式与内容相背离的问题,并在自己的书法艺术实践中有意识地去解决这“两扇皮”的问题。尽管纪松还没有完全解决好这个问题,但是他比别人在正确的方向更进一步。

纪松是学院派书法家中的佼佼者,不但在帖学一路遍学各家之长而轻巧娴熟,同时也在积极探索吸收碑学中的适用元素。他潜心追求书法作品的质性,而且有强烈的“情性表达”意识,让人横生许多期待。

最后要说一下纪松的大草书法,他的大草作品朴实无华,不做雕饰,任多年磨砺而成的书法功力在笔下随性而出。对纪松大草书作品的理解和欣赏需要结合作品的语义内涵,作品的语义内涵为书法创作提供了个性化的独立情境,与书家自身的即时情绪和审美趣向结合在一起,即构成特定作品的具体情性场景。语义的内涵与书家的情性展现于笔墨章法变化之中,而笔墨章法服务于情性的表达,这就是纪松大草书法的第一特征。在上图刘禹锡诗的写作中,纪松大开大阖,笔墨张扬,枯笔燥墨,对岁月沧桑而时空变换的感慨跃然纸上,如劲舞铺张,如重音低回,让人观之听之而沉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