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七期 王大禾: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

2014-7-24 10:59| 发布者: 巍巍| 评论: 0

摘要: 王大禾: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字博物馆客座研究员、特聘书法家,西安碑林博物馆名誉馆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温州书协创作委员会副主任。近年书法篆刻作品:获全国第二届草书艺术展一等奖 、“廉 ...

王大禾: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字博物馆客座研究员、特聘书法家,西安碑林博物馆名誉馆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温州书协创作委员会副主任。

近年书法篆刻作品:获全国第二届草书艺术展一等奖 、“廉江红橙奖”全国书法大赛优秀作品奖(最高奖)、“陶渊明奖”全国书法大赛优秀作品奖(最高奖)、全国第六届楹联展二等奖 、全国首届册页书法展二等奖 、全国第三届扇面艺术展二等奖、首届“四堂杯”全国书法精品大展一等奖、第二届“四堂杯”全国书法精品大展一等奖“西安碑林奖“全国书法大赛最高奖,“莲花水城”全国书法大赛特等奖、第三届“康有为奖”书法评展创作奖 、第三届“义海杯”全国书画大奖赛一等奖、 “浙东书风”全国书法大赛一等奖 、“万山红遍”浙江省书法大展优秀作品奖(最高奖)、第六届浙江省中青展银奖,浙江省温泉杯书法大赛银奖,第四、第五届全浙展篆刻铜奖等。

书法篆刻作品 参加: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 、当代书坛名家系统工程500家精品展、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 、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二届书法兰亭奖 、当代篆刻艺术大展 、全国第五、六届篆刻展 、全国首届行书大展 、全国首届草书大展 、全国第二届扇面展、全国第二届行草展、全国第二届册页展、全国第四届正书展、全国第四、五届楹联展、全国首届篆书大展 、全国第八届中青展、全国第五届新人新作展 、全国首届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首届楷书展、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等全国重大书法大展。 参加 墨舞神飞-全国草书名家上海邀请展、中国-宝鸡首届‘翰墨石鼓’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等,获《书法》杂志2010年度书法风云榜最具实力奖 。作品、论文发表于《中国书法》《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美术报》《青少年书法》等专业报刊。


草径逸行

樊利杰

可能出于个人审美,最近几年我很关注温州书法创作群体,他们在二王书风的继承与发掘上,既有整体实力,又能相互区别,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其中,王大禾以他所理解并表现出的“二王”字,受到时人关注,即是优秀代表之一。看过王大禾的新作后,有两个直观感受,一是王大禾的基本功扎实。如果说,以王羲之为代表的帖学是一脉深井的话,王大禾对王羲之的专注与挖掘,已经使他获得了书法的第一口甘冽,这口甘冽的纯度与深度,从某种程度决定其未来书法的纯度与深度;二是他的作品有了新意,可以看出他在王羲之外有了新的探索目标,这使得关心他的人有了期待。

王大禾被人所识,与他在展览上的优异表现分不开。展厅文化下的当代书法,从心态到创作,从工具到形式,无不深具时代特色。如果说,最初的大字大作品是简单、被动地适应展厅的话,后来的小字大作品,则标志着展厅文化走向成熟——当代书法已经能够戴着镣铐舞蹈了:各种观念和流派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展示语言;优秀人物能从书法本体创作与形式规则中自由行走;当代书法虽未有大的突破,而方向已较明晰,具有潜质的人物也已具备。如此局面令人欣喜。

王大禾早年学习篆刻,真正投入到书法上的时间并不长,而在这不长的时段内,他的书法却结出硕果,这不是偶然的。一件书法作品的完成,不仅是手挥笔运的结果,比这更重要的是对书法审美境界的理解与对审美理想的追寻,这看不见摸不着的恰恰是影响书艺高低的关键。它统领着书法的格调、气息以及具体的用笔、结体、章法,反过来,一幅作品的格调与气息也传递出书家的审美境界与理想,甚至再由此看到书家为这些理想而做出的努力。以此来观照王大禾的作品,不难看出他的艺术天赋和对书法的挚爱。“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辛勤与坚持就藏在王大禾作品中。

王大禾书法以二王为基,经过多方研究与尝试,逐渐从繁杂的用笔和构字规律中,不断提取出适合自己的式样,最终成为现在面貌。王大禾小楷、篆刻为人称道,但是最能代表他的还是行草书。可能出于地缘上的优势,一方土地上历经千年的生活气息,不知不觉地已经浸染在街道旁、田埂间、书房里,王大禾就这样投入了艺术的怀抱,并轻松找到了沟通二王气韵的秘码,在举手挥洒间,洋溢着浪漫的气息。也许是个人秉性、学养和心胸使然,王大禾下笔温润典雅,不急不躁,从容自信。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苏子美的“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的悠游状态。

可以看出,王大禾在结体上颇为用心,为了保持气息充盈,他慎用长笔画,特别是横画的处理,化长为短,化直为曲,对每一笔点到、送到即可,决不做有意夸张,使作品充满散落的逸情,同时在用笔上也秉承“气息充盈”这一原则,以圆代方,强调书写意趣。对一些稍有“方”意的转折,也能轻松为之,决不过多停留,这一点,与不少学二王者迥异,使之深具“大禾”特色。笔法训练时,众人往往在转折之处来完成准备、蓄势、发力、调锋等过程,转折几乎成了用笔过程中的中转站、休息室,过份强调这些,却失去了书写的意味。王大禾舍此,缘于对自己对审美理想的理性认识和客观取舍。虽然圆转笔画较多,但王大禾的作品并不给人以油滑的感觉,这有赖于他对章法规律的掌控能力,也是“大禾”特色重要的组成部分。用笔或重或淡,结字或朗或密,以行破草,或以草破行,制造矛盾再解决矛盾,书法便有了生机。字与字之间多保持独立,偶尔几笔相连,又有逸笔草草、手心相畅之感。在结字、用笔及章法所营造的属于自己的微循环里,王大禾“扬长避短,抒我心胸”。可以看出,王大禾的书法气息偏重儒雅温婉而不是激越张扬,结体用笔崇尚简约自然而不是繁杂做作。对二王书风的继承,自古以来只能“各得一面”,王大禾能先舍后得,不大而求全,亦不人云亦云,最终形成了温润灵动的作品性格。品其书恰似花香十里、燕飞江南,犹如一幅清新淡雅的山水画,着墨不多,却意境幽幽,一如他隐秘而多情的心情日记。

面对王大禾的作品,我陷入了沉思。当代书坛如此众多的人学习二王,那么二王书风的未来是什么?我想,展厅里的二王书风大多数可能只停留在“比较好看”的学习阶段,王大禾稍稍在前的探索,能不能从中找到一个方向?

纵观中国书法史,朝代更迭之时,各种思想观念最为激越,表现在书法上,往往是各种艺术观念的“破立”之时。比如碑刻摩崖之于六朝,傅山之于明末清初,碑学之于清末民国;而政治稳定,人民生活安祥,书风刚纯正富贵。比如赵孟頫之于元,刘镛之于清。上世纪80年代之前,书法直接绍于清末民国余绪,碑学历史性地蔓延到了整个书坛,“三尺之童,十室之社,莫不口北碑,写魏体”。这种摧枯拉朽式书法风气,使得碑学一枝独秀。随着经济的发展与社会的繁荣稳定,人们的审美心理逐渐回归到传统大国的中正平和上来,延续了近2000年的帖学迅速恢复了活力。4年前,我曾组织过一次关于二王书风的讨论。

在引言中说:“对于传统中经典的认识,我们已经更加趋于深入和个性化,书坛格局也打破了百年来碑学一统天下的局面,代之的是一种宽松的审美环境和多元的思维模式。近年来,二王书风再度引起人们的反思和关注。从某一方面说,二王书风经过沈尹默、白蕉等人的薪火相传,到今天基本呈燎原之势。”我相信,每次帖学的崛起,必然造就一批书家,历史的机遇已经摆在了当代书家的面前。艺术上的自说自话扎根在传统与时代混合的土壤中,自我认知来自于时代风潮。当代讯息快捷,资料齐备,视野开阔,对二王的继承有别于历史上的任何时代。能恢复这样的艺术基因,并与先人的思维方式和审美方式对接,即是对民族文化的一大贡献。

在我看来,王大禾是具有如此潜质的少数人之一。王大禾还在路上,他的“温润”也好,“简约”也好,都是其书法行进中的某一处风景。想走多远,取决于你有多远的理想。假以时日,随着王大禾视野与修养的全面提升,在包括大草、篆隶等艺术本体的横向取法上会有更多的体验,而这些反过来,又会提高他的审美境界,影响他的审美理想,进而丰富他的书法以及他的艺术人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