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四期 殷旭明:心手相师 风神超迈

2014-7-21 16:27| 发布者: 巍巍| 评论: 0

摘要: 殷旭明,江苏高邮人。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获得者。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印社社员、扬州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高邮市文联委员、高邮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作品荣获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中 ...

殷旭明,江苏高邮人。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获得者。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京印社社员、扬州市书法家协会理事、高邮市文联委员、高邮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作品荣获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中国•常熟翁同和书法奖提名奖,全国首届行书展提名奖,全国小榄杯书法大赛三等奖,全国走进青海书法展二等奖,全国高恒杯书法艺术大展二等奖,全国康有为杯书法家作品评展三等奖,全国光大环保杯美术书法摄影展二等奖,第七届江苏省“五星工程奖”银奖,第八届江苏省“五星工程奖”金奖等。

作品入展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全国首届草书展,全国第五届楹联书法大展,第四届全国正书大展,第五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全国第二届扇面书法艺术大展,当代书坛名家系统工程之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当代书坛名家工程——中国书法500人精品展,中国书协成立30周年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展,中华情全国书法作品巡展,纪念老子诞辰2578周年全国书法展,兰亭群星荟中原书法精品展,2012兰亭群星荟金陵全国书法精品邀请展,第二届、第三届北京国际书法双年展,2005书法导报国际年展(专业组),西泠印社国际艺术节三大展,2007、2009、2010、2012南潮北风全国书法精英联盟展,“翰墨春光”全国精英书法展,全国著名书法家百人作品展,长安雅集•兰亭群英书法精品展,兰亭奖获奖名家作品邀请展,中国•宝鸡首届“翰墨石鼓”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全国书法名家楹联大展,全国书法现代刻字名家邀请展,走进新世纪江苏省青年书法篆刻精品展,当代江苏书法篆刻晋京展,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江苏省优秀书法篆刻精品展,国庆六十周年全国群众文化美术书法大展,庆祝建党90周年江苏省美术书法作品展,江苏•四川书法交流展等。


作品被中国文字博物馆、扬州双博馆、江苏省美术馆、水立方体育馆、吴一峰纪念馆、王羲之故里、临沂博物馆等多家专业机构收藏。书法作品发表于《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中国书画报》、《国尚》、《艺术品鉴》、《扬州日报》、《扬州晚报》、《高邮报》等等。出版《殷旭明书法作品集》一、二(广东省出版集团花城出版社)。

作品编入《共和国书法大系》(国家十一五重点图书)。

书法论文:《“康体”书法的历史成因及审美价值》获“碑学与康有为书法艺术研讨会”优秀论文。

《展厅时代的行草书创作》及行草书作品在《书法报》获奖作者创作谈专栏整版发表。

书法作品专题在《书法导报》精典精临专栏整版发表。

心手相师  风神超迈

          ——殷旭明书法印象


在未闻的幽境

那么阴沉 丰富
三百年来 思想家迷蒙

那是一切的归宿
那是人类心灵深处的一座山峰

——雨果:《莎士比亚》

   我和殷旭明的相识,缘于2009年在河南举办的“兰亭群星荟中原书法精品展”。彼时,他早已是书法名家,多次在全国书法展中获奖入展,但却极其谦虚和善。殷旭明一头长发,既有北人的高大身材,又有南人的内秀于心,可谓集南北之所长。他似乎不善言辞,但提到书法却侃侃而谈。后来我读到《莎士比亚》,才明白书法之于他,正如雨果笔下所说的:那是人类心灵深处的一座山峰。

殷旭明出生于历史悠久的高邮,高邮是扬州的县级市,扬州素有“竹西佳处,淮左名都”之称。提起扬州,便会想起“扬州八怪”,想起李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想起“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古代的扬州是多少文人墨客心中的寻梦之地。“高邮”得名甚早,公元前223年,秦王嬴政筑高台、置邮亭,故名高邮。翻开高邮的历史,我发现这里名人辈出,诸如北宋著名文学家、婉约派词宗秦观,一代枭雄吴三桂,著名作家、书画家汪曾祺都出自这里。秦观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谓无人不知,汪曾祺则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高邮俨然成了中国文化史上不可忽略的一个文脉延续之地。殷旭明出生并生活于如此人杰地灵的环境中,自然造就了他得天独厚的文化内涵和人文底蕴。

殷旭明擅长行草,据他回忆,他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痴迷于草书了,后又从林散之弟子庄希祖先生学习书法,并得到尉天池、言恭达等名家的亲授,可谓得天独厚,师承有序。林散之先生是草书大家,被赵朴初、启功等称之诗、书、画“当代三绝”,其草书朴拙浑厚、水墨交融、散淡飘逸、当世无双,被誉为“当代草圣”。而林散之的老师则是一代宗师黄宾虹。

  众所周知,草书是最难的一种书体,纵观殷旭明的大字行草作品时,可以发现,他既很好的继承了传统的技法,又不自觉的吸收了先贤的风骨气韵。其书法点画劲健,飘逸不群,可谓“心手相师势转奇.诡形怪状翻合宜”,一支毛笔在他的手中辗转腾挪,上下翻合,“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中侧并用,虚实可见,可谓极尽变化之能事,而又能兼具豪情与雅意,并逐步由清润流丽转化到自然苍茫,实为难得。所谓“书者,心画也”,殷旭明其实际是在借大草的体势来表达其内心的情感与心迹。而其小字行草作品又能做到清雅流畅,既有二王、书谱的气息,又有米芾、小野道风的神韵,信息量不可谓不丰富。

对比其近作和前几年的作品时,可以发现他的作品越来越趋于深入传统,思路也越来越趋于清晰,从早期的转益多师到近年的上追二王,并融入自己的审美意趣,“出新意于法度之中”,而综合表现出一种大气自然的气象。可谓走出了一条亦古亦新的通衢大道,体现了雄秀之貌和时代气息。

在创作之余,殷旭明还偶有论文发表。我一直认为,创作和理论是不可分家的,创作是理论的实证,理论是创作的引导,二者不可偏废任何一极。特别是创作型书家,一定要有理论的支撑,或书法史、或美学、或书法创作、或技法梳理、或哲学等,皆可深研细究、著书立说。从而为创作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而当创作遇到瓶颈时,恰恰是在考验作者的理论修养和学识高度。所以,对于理论的研究无疑是一门长远而有意义的功课。殷旭明对于理论的涉猎更有助于他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创新的突破口。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说:“艺术品都是源于无穷的寂寞,以深深的谦虚和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那才是艺术的生活。”殷旭明在取得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等多项大奖之前,自是付出了艰辛卓绝的努力和常人难以忍耐的寂寞坚忍,而这些艰辛的努力和付出则成就了他的非凡的艺术成就。有着如此得天独厚的人文滋养,有着如此清醒的创作方向,又有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坚持和付出,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一定会取得更大的艺术成就。


彭双龙

2012年8月于深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