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第二期 郭庆:异体同势 古今杂形

2014-7-21 16:25| 发布者: 巍巍| 评论: 0

摘要: 郭庆,生于1972年,安阳人,别署暮榆斋 云隐庐。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民建中央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文字博物馆特聘书法家,安阳市对外文化交流签约书画家,安阳市佛教书画院副院长。作品获 ...


郭 庆

    郭庆,生于1972年,安阳人,别署暮榆斋 云隐庐。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民建中央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国文字博物馆特聘书法家,安阳市对外文化交流签约书画家,安阳市佛教书画院副院长。


    作品获奖或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获奖提名,[气韵东方—别克君威杯]全国书法篆刻大赛二等奖,第八届全国书法展,第四届全国楹联展,首届全国青年书法展,全国首届篆书展,全国第二届篆书展,全国首届大字展,[皖北煤电杯]全国书法篆刻大赛,第二届羲之杯全国书法大赛,纪念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全国书法大展,小榄杯全国书法大赛,中央电视台首届杏花村杯电视书法篆刻大赛,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八十五周年全国书法展,敦煌全国书画小品展,中国书法城—乌海杯]当代国际书法大赛,中国(芮城)永乐宫第三届国际书画艺术节优秀奖,中国宝鸡首届“翰墨石鼓”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第三届林散之奖书法双年展,中国(芮城)永乐宫第五届国际书画艺术节。


    作品获奖或入展:炎帝文化碑林书法大赛一等奖,内蒙古庆祝建党九十周年“泽贤杯”全国书画大展一等奖,第一届“四堂杯”全国书法精品大展一等奖,中国楹联界首届自撰楹联书法展金奖,第四届宝丰魔术节全国书画大赛一等奖,团中央主办的全国青年书法美术大赛一等奖,人民日报主办的“纪念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书画展二等奖,[金圣杯]三农全国书画大奖赛二等奖,第三届“义海杯”全国书画大赛二等奖,文字之都魅力安阳“贞元杯”全国书法大奖赛三等奖,“林散之奖”南京书法传媒三年展佳作奖,“和谐海西”第二届义海杯全国书画大奖赛优秀奖,第五届国际文化交流赛克勒杯中国书法大赛佳作奖,入展中日甲骨文书法作品展,海峡两岸甲骨文书法联展,二零零九中国海西书法篆刻大展赛,二零零四书法导报国际书法大展,全国获奖书家孔孟之乡友情邀请展,人民日报主办的纪念抗日战争六十周年全国书画展,二十一世纪全国首届书画篆刻家作品展。


评论文章


异体同势 古今杂形

——略评郭庆书法


   以书会友,与郭庆相交并关注他的书法创作已有八年之久。看到郭庆的进步,自己也分享着幸福;看到郭庆在全国重大的展赛中入展、获奖,更是由衷的高兴和祝贺。关于郭庆的书法,业内方家已有中肯评论,但作为朋友,我也有话要说,就算一家之言吧。

植根传统  砥砺前行

   郭庆的书法,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走正道,不徘徊,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宝库中获取营养,是每个书法家成功的不二法则。认识到这一点,已非易事。能坚持走这条正道,不犹豫,不观望,不动摇,则需定力、毅力和良好心态。现在,很多学书者,起初尚可认真临帖,一旦看到投机取巧者受益,便耐不住寂寞,跟风而上,其后果可想而知。

   需要指出的是,传统书法艺术包括名家和民间两大体系。对此,沃兴华、严学章先生等有精辟论述。名家法书的点画和结体高度完美,可以让人学成规矩,但作为一种风格的极致,已没有再事琢磨的可能,在它的基础上求新求变着实很难。而民间书法虽然比较粗糙,但形式多样,可以极大地丰富借鉴者的想象能力和变形能力,从有法到无法,将书法变为抒情写意的创造性活动。


广收并蓄  博采众长


   比较一下郭庆书法以前和现在的技法和风格,我们会看到一个清晰的路径,就是广收并蓄,博采众长,且能融会贯通。他在甲骨、金文、简牍中逗留有年,颇有心得。

   取法多家是他一个很明显的追求。他可以说把上古至今的经典篆书作品都下功夫地临摹,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会看到如甲骨、金文、楚简中经典作品的影子。与古为徒,在有些人只是一个口号,而郭庆则是一个真实的践行者。

     能写出风格多样的作品,必定有着广博的见识和实践。郭庆前些年于楚简篆书下了很大功夫,其婉转流美的书法风格着实透出特定历史阶段荆楚书风的气息。中原书风的雄强大气也在作品中展现无遗。近些年,他似乎更专注于两周金文的研习,其作品有了突出的个人面貌,规整、简约、静雅的书风贯穿其中。

我感觉到郭庆试图突围地域书风的羁绊,想寻求一种异体同势、古今杂形、南北融合的书法风格。若我的判断没有大的失误,那么,他一定是有意识、自觉地在融合多家、自成一体的创作理念指导下进行书法研习,能由今天的收获是必然的。

    需要说明的是,站在历史的角度审视书法的创作,地域书风反映一个地方文化和历史背景,一个地方的审美追求和审美体验必然对处于同一地域的人产生趋同性影响,形成某些特征,这不仅反映在书法创作上,也反映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因此,地域书风无关乎书法品味的高低,它和时下为了讨好评委而大肆抄袭或学今人书是两码事。

师古不泥  推陈出新

  最近收到郭庆惠赠的两本书法集,一本是郭庆的书法专集,一本是《安阳十家篆书精品展》作品集,再三拜读,反复琢磨,大受脾益。较之前几年,郭庆书法有了长足进步。

  首先,气息求古。无论是甲骨、金文,还是楚篆作品,都写得精到干练,似信手拈来,颇为生动,文雅古朴。其次,章法求新。每幅作品的章法均不雷同,彰显形式为内容增彩的功能。再次,技法求变。用笔方圆并重,用墨浓淡枯湿,落款看似天成,却无一不透出作者的良苦用心。

   行文至此,我已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郭庆今后的书法创作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限于水平和精力,我仅从大的方面,对郭庆的书法作了一个粗略的评介,希望以此引起专家、学者们对郭庆书法研究和鉴赏的兴趣,收到抛砖引玉的效果,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刘阳

2013年4月22日于襄阳鹿门斋



篆书的突围

——郭庆书法印象


写篆书的郭庆生在安阳这个地方,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

安阳以甲骨文闻名天下,安阳的书家也多以篆书名世,也算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名家林立,名作纷呈,陶染其间,起点自然就高。但前人水平越高,风格越强,要想突破其藩篱,写出自己的面貌就越难。艺术女神从来都不眷顾跟风的人,在同一风格类型中,独领风骚的永远都是最强或最前的那个人,而众多紧随其后的人若不能脱颖而出,终将被时代潮流所淹没。

对于这一点,郭庆一涉足书法便始终保持着一种警醒。他潜心学习传统经典,楷行篆隶广泛涉猎,对甲骨文、金文、汉篆、楚简情有独钟,经过多年摸索,最后将篆书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这其中有地域书风的熏陶,但更多还来自于心灵深处与古老篆书艺术的那份契合。他所生活的这方热土,三千多年前正是殷商王朝的中心。

他对殷商后期和西周早期的文字有一种天生的敏感,穿越历史,他觉得每个字都是一个图腾,幽远而神秘。这些符号化的文字,成为他艺术创作的母体。他沉醉其间,却没有迷失自己。他一直在寻找经典、时代和自己之间的契合点,在“入古”的同时,他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出新”,如何从当地篆书创作近亲繁殖、千人一面的现象中突围出来。然而篆书要推陈出新何其难矣!

首先要过文字关,篆书是一套古老的文字符号系统,能够识篆,进而灵活运用、和谐统一就需要花大功夫,在书写之外更需要一种认认真真做学问的精神;其次是笔法的问题,古代篆书范本或刻或铸,经过岁月的洗礼很多地方都变得模糊不清,如何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笔法去解读它、表现它,从而赋予其艺术生命至关重要;更何况篆书与其他书体相比较,属于小众艺术,其结字、用笔都具有很强的规范性,留给人自由发挥的空间太小,真正能欣赏的人不多,知音更少,更要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



郭庆的篆书一开始还是受地域书风的影响较大。但他并不亦步亦趋,而是通过对当地篆书创作成果的梳理,别有会心,熔铸而成自己的艺术语言。如果说刘颜涛与其老师刘顺相比,主要是在篆书笔法的丰富性上向前迈出了一大步,那郭庆则是更多地在篆书的形式语言上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式。刘顺擅长甲骨文,凝练、写意,强调书写性,逸笔草草而神完气足;刘颜涛在这种书写性中加入了厚重和泼辣,线条更具有韧性,既充满抒情性和书卷气,又不失古意,大大丰富了篆书的表现力;郭庆面对当代极大丰富的篆书资料和创作成果,通过学习、比较、融合,别开生面,其篆书既保留了商周金文的象形意味,又融入了战国铭文的铺排装饰之美和楚简生动活泼的意态,富于变化,充满想象力。

如果将郭庆和刘颜涛的篆书相比较,可以看出郭庆在造型上更多的是做“加法”。刘颜涛更多受清代篆书的影响,字形紧密、整饬,以方为主,在保留了传统篆书形态的基础上,作了恰如其分的“提炼”和“雅化”,如得道高僧,精神内敛;郭庆则充分吸收当代篆书创作的成果,注重各个时期篆书形态的融合,结字更开阔,更强调装饰性和空间分割,通过收放、大小、疏密、纵横的对比映衬,突出视觉效果,字形多作不规则形,如层峦迭章,通过结构和线条的铺排增强作品的气势,如谢家少年,风度翩翩。如果说刘颜涛的篆书“古质”,那郭庆的篆书则可以说是“新研”。



甲骨文、金文、楚简、战国铭文虽然同属于篆书系统,但毕竟属于不同的符号体系,要巧妙整合,灵活运用,不仅需要文字学的功夫,更需要的丰富想象力和非凡的造型能力。郭庆游弋其间,左右逢源,充分显示出他的过人之处。其用笔大胆果敢,浑圆厚实,追求一种金文“铸”的感觉,并笔和枯笔的运用,强化了作品的视觉效果。尤其将楚简的神韵化入大篆的创作,结字、线条更多变,重点刻画主笔以取质,辅助性线条率意而为以取势,中锋与侧锋互为生发,直笔挺拔,曲笔阿娜,美不胜收。他将甲骨文的劲健、金文的高古、战国铭文的装饰性、楚简的体态融为一体,逐渐形成了自家面目。年轻的郭庆很快名声鹊起,他的篆书作品频频在全国各大书法展览亮相并获奖。他的篆书真的成功突围了吗?


也许,凭借勤奋、天赋和才情,他的篆书创作在同龄人中的确暂时走在了前面,但艺术之路是一场马拉松,比的是不单是天分、激情,还有耐力和综合素质。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其实一生都在不断“突围”。所谓青年比才气、中年比功夫、晚年比修养,目标决定方向。郭庆凭借年轻人特有的艺术敏感,先声夺人,很快到达了一个较高的艺术高度,接下来的路如何走,才是关键。

让我不解的是,风头正盛的郭庆并没有乘势而上,大红大紫,反而在近段时间的展览中少有露脸了。难道他也像很多获奖者一样,只是“昙花一现”?直到近日,突然收到郭庆发来的一组图片,多为临摹作品,古拙静穆,创作风格也略有变化,更加凝练、写意,让我眼前一亮。看来他终于从成功的“热闹”中走了出来,静下心来向着更高的目标前进,由对外在形式的追求更多地转向内在意蕴的升华。对于郭庆的篆书,我一直有一种隐忧,就是他太注重作品形式的安排和文字的造型,有些“图案化”的倾向,而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都是写意的。

好在他现在自己悟到了这一点,重新回到经典中去吸取营养,更深地体会金文造型的美感和内在的气象,用笔也由原来的小篆笔法更多地向大篆线条的敦实醇厚转化,虽然有的地方还欠自然,但这无论在认识上还是实践上都的确是一个飞跃。他说,正在筹办一个展览,想借此总结、反思自己的艺术之路。我完全相信这是出于其内心最真实的需要。


郭庆闲时喜欢收集老物件,数页前贤信札,一把老扇骨,几块甲骨残片,更不必说古印、古钱币、瓦当、各式拓片,自得其乐。我喜欢读他的文字,收放自如,古意盎然,极富文人情怀。书法艺术需要练,更需要“养”。技近乎道,与天地精神独往来,是一个长期内化的结果。郭庆已经触及到了中国传统艺术最内核的很多东西,正在不断充实自己,打磨自己。假以时日,一定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王贞华

2013年7月26日

郭庆正篆

——仿鲁迅《记念刘和珍君》闲评郭庆其人其书
 李金飞

2012年元月7日,就是郭庆书法在中国书法家论坛开布网络,那天我在该论坛优游,看到郭庆君书法网展,被其作品深深吸引、震撼。历来中原腹地,书家代不乏人,安阳是中国文字发祥地,篆书家更不胜枚举。但凡我所喜欢的书家,均是因为被其深厚的传统功力、不凡的灵性才情所折服打动并感染。自己内心便产生是否有与其认识结交必要的念头,因其留下了地址电话,联系认识是很方便的事情。后来与郭庆兄结识甚顺甚欢,他的直率、豪爽更是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的。



癸巳年末得知郭兄欲与安阳当地同好王志立、米刚二君在中国文字博物馆举办三人大型书法联展,是为大事幸事。郭庆兄奉寄作品集于我并言:“此后老弟可否为我写点文字?”我说“何才何能,抬举小辈吧?”他就正告我:“还是写点吧,老弟一向文字不错。随意轻松就行。”

这是我所知道的,凡是代为言者,必以其居高声远,方能相得益彰,名声远播。我辈地微言轻,恐有所不逮,更恐言不达意而招人笑柄、有辱斯文之嫌。时光荏苒,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读者毫不相干,但在于我,却是很重要的事情。倘使我真能写出郭庆兄其人其书的“全貌”,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写,能够做到言简而意远。我亦极不情愿用那些华丽空洞的辞藻吹捧、浮夸于挚友般的郭庆兄,这也于任何人是毫无意义的。我只觉得,现在的书坛并非美好,所谓的“书法家”充斥已使我不知所以然,而郭庆兄却是出类而拔萃的吧。发达的信息网络,庞大的书法创作队伍及作品显摆于我的眼前,“穷变态于毫端”、满烟云于纸上,要下论断,是必须在“拨开云雾见月明”之后的。而郭庆兄的篆书,尤使我辈激赏!我将深味其书的淳古厚重、古穆高雅,以我有限的笔触,展示郭庆兄其人其艺于读者面前。



真的书家,敢于直面惨淡的落选,敢于正视自身的不足。而郭庆兄频频在全国大展中攀蟾折桂,便是其书法功力深厚与创作不断趋于完善完美的明证!篆书在众书体中最难,这需要学习者有踏实的学习态度、缜密的思维逻辑理路、深厚的文字学养与严谨的书写习惯,方能对庞杂的篆书体系作出清晰分理并能准确表现。篆书之难,难于上青天;篆书之乐,对郭兄而言,乐乎忘寝食!
在众多书友中,郭庆兄是我的老师,老师者(现已被泛滥化),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虽然他不曾教你些什么,但是在创作方面也好,思想方面也罢,人品性格更甚,能在诸多方面无形中影响着你,这已足够。



我关注当代篆书家创作,是始于近年。虽我不善书善篆,但也能看出个中些许优劣来。郭兄的“墨迹”我是亲见过的,也常捧读其作品集。自然,隔绝千里未曾谋面,拜读作品已然已经是两个人面对面心与心的交流、沟通。观其作品,一股远古的气息迎面扑来,这种气息久违了。这种朴厚淳古而显大雅、意气密丽而自然流美的气象,足令一个钟情于书法的人思接千古、品赏玩味!郭庆兄正是在古与今、法与意、正与奇等等错综复杂的辨证关系中寻求启示,自我激励“守法”与创新的勇气,谛造新的艺术契机!



我平素想,作正篆者,向来该是性格内敛、中规中矩,谨于言而慎于行的,哪知郭兄却不然,他的豪爽、直率、洒脱已足令还算开朗豁达的我所深深佩服,更深知中原人大气宽博、豪迈不拘之秉性。
 时间永是流驶,书法依旧发展,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掩旧人之势态。一个书法家,在一时的中国乃至书法潮流中并不算什么,而非要说深的意义,我觉得还是有的。中国书法的积淀与文字发展、传承沿续,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只是一小块。篆书的薪火相传,每个时代的每个参与者功不可没。



 苟活在名利与自以为是、虚妄自大中的书法家,不一定能触碰到书法艺术的灵光;真的书家,将更奋然而前行,在不断的探索、新知中积攒力量与光茫!
 奈何,我写不出来,仅能如此而已。倘若以后再为郭兄写及文字,我应该作一番全新的思考,以及换掉这种模仿鲁迅经典的体式了。



入古出新  风规自远          

——略议郭庆的篆书创作


安阳青年书家郭庆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在近年来国内的一些重大展览中频频入展、获奖,越来越引人瞩目。一方面是由于其自身的不懈努力,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安阳作为“文字之都”及其深厚历史文化环境的熏陶。观其书法,既蕴含着殷商文化的厚重底蕴,又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追求。



郭庆的书法,追求的是在自如挥洒中的静穆流动之美。他在金文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从殷商甲骨、两周金文,到古玺印信及清人篆隶多有取法和借鉴,其对金文的结体和通篇的谋局有深入的研究和熟练的把握。透过他的作品,可以看出他对金文用笔和结字的苦心经营,力求营造一种与众不同的面目和风格,结体根据需要自如地聚散挪移,运笔虚实结合、空灵飘逸,阡陌清通、纵横有距,变换巧妙、寓动于静;可以感受到他在探索一种风格时的刻意与匠心。


他的金文吸收了小篆的用笔,整饬严谨、刚柔相济,但整体风格趋向于古穆简静,兼具一定的装饰意趣,好在他参以轻松率意的笔调,从而淡化了雕琢感与装饰感,疏雅清谨而饶有生意。

古人云:“博涉多优,专攻小劣”,郭庆在主攻金文的同时,旁及甲骨、楚简、隶书及篆刻,即丰富了自身的艺术表现形式,又把几种书体融会贯通,相互取长补短借鉴发挥。他有意避开安阳甲骨之乡近水楼台容易千人一面的误区,将金文的造型和甲骨文的简约自然的融为一体,布白精巧、错落有致,从而使笔下的甲骨文同样个性鲜明,与众不同。其楚篆结体自由萧散,笔法清劲峻锐,充满遹丽浪漫之风采。



书法的入古与出新应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去之太远则失古而无新,入古的艰难性和出新的复杂性决定了书法的学习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历程。

古穆、质朴、自然、多姿应是郭庆书法的真实写照,他在世俗的喧嚣中能坚守自己心灵的净土,不以心浮气躁、剑拔弩张炫世,而以清雅静穆为皈依,在淡定的挥洒中以静敛的神韵动人,殊为难能可贵。其实从艺者,只有在不断地静悟中才能走得更远。    

                                                         程兵

癸巳立春于观天楼


榆者守静

谈郭庆和他的书法艺术


清人刘熙载在《艺概》中这样说道:“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书法是最容易看出书写者的性情和审美态度的。我个人的口味,喜欢书法作品潇散简远,古朴拙厚,有静气又不乏趣味。郭庆兄的书法作品,我读得很多,他书写的潇洒中有一股阳刚静穆之气,这一类书写我是写不来,因心性原因也不去追求的,但它是传统的主流写法,我仍是赞赏。我读书法作品与古人同,一是看人品,二是看人字合一的程度如何,在这一点上,郭庆兄的书法是到位的。

郭庆兄近些年可谓成绩斐然,看看他的参展经历就知道,他近年已不再满足于一般的参展,而是处处获奖,从这个角度来说,郭庆是幸运的。



当今书坛的局势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今天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作品的形式、风格、字体的使用等经历了几次大的变化越来越彰显出地域特色。也就是说,个人英雄时代逐渐被军团作战所取代,书法风格所体现出的地域文化日益明显。这种情况之下,想独异于众人之外而自出机枢必定困难重重。


安阳,地处中原,一个文化还算繁荣的小城,交通阡陌,信息灵通,不时有专家学者光临殷朝遗址,引来频繁的形式各异的书法展和研讨会。因此,作为安阳书家来说,想写出个人风格应该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况且,被甲骨了的安阳书家总是乐意在自己营造的小气候中寻找寄托,以我的直觉,这种惯性思维还会持续很久。甲骨之乡写甲骨固然合理合情,可谓近水楼台,但也最容易产生千人一面现象。



有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好多年:难道地域书风一定和本地遗存之物有关吗?如果真的如此,吴昌硕、沙孟海、沙曼翁所生活的江浙一代可没我们这里埋藏丰富,但他们的眼界不是常人所能比及的,照样成就了自己。由此我就不止一次想到和郭庆兄的交谈,他很早就对本地创作的扎堆现象表示过警觉,总是希望在主流的边缘寻求突破——当然也是一种无奈选择。其实这在理论上是一种智慧的选择,而实践起来又谈何容易。



在我的印象中,郭庆有相当一段时间表现出对楚简的浓厚兴趣,八届国展的那副对联正是他的探索之作。此后的多年研习中,他逐渐将金文的使转、甲骨的简约自然地融为一体,加上布白精巧、错落有致的结体,或对联,或中堂,或条屏,既有珍珠落盘之趣,又有排山倒海之势。



郭庆的书法风格正是由他的气质所致,其间架结构,谋篇布置,简单平实中透出一股灵气。在这一点上,起码我是不具备的,所以每次读他的书法作品,都给我产生好多启示。其篆书个性十足,既有金文之拙朴、厚重,又具甲骨之简约、凝练。其古穆整饬、简静空灵的风格突破了以往写金文的套路,展示给众人的不管从整体还是到细节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这种创作思路的探索无疑印证了他对个人风格的理解,从理论到实践都表明是成功的。



人的一生是分无数个阶段的,每个阶段都会呈现不同的辉煌。我乐意说说我的一些感想,一是祝贺他取得的成就,二是期待他更大的成功。他是值得期待的。



榆者,愚也。郭庆兄自号暮榆斋主,我想一定是他在精神上逃离尘世喧嚣而守望朝暮的一片宁静。然而,他的作品,却让我们无法宁静。

                                                                  金玉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