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中国在线艺术网 首页 文论 作品评论 查看内容

齐白石能改变中国制造业吗

2012-7-17 09:47| 发布者: 隋苑红霞| 查看: 651| 评论: 0|来自: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摘要: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 | 北京报道   总产值3.9万亿元人民币的文化产业、规模达到数十万亿的传统制造业,这恐怕是当前中国经济生活中最受关注的两个领域。前者已经被确定将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而后者正面临 ...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 | 北京报道

  总产值3.9万亿元人民币的文化产业、规模达到数十万亿的传统制造业,这恐怕是当前中国经济生活中最受关注的两个领域。前者已经被确定将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而后者正面临着“升级”带来的挑战。

  文化产业到底是什么?是越来越多、越来越贵的电影、出版物、动画片,还是越拍价格越高的古画、到处圈地的文化产业园?在把自己做到5万亿、10万亿、20万亿乃至100万亿元之后,文化产业能给整个中国带来何种改变?

  在文化产业之外,来自传统制造业等其他领域的企业家们又如何看待它的兴起?

  “自叙帖床罩”5万元

  齐白石,中国第一流的艺术大师,他能改变多少种传统制造业产品的价值?

  在北京798艺术区白石茶馆二楼,有一个这样的艺术授权“样板间”。挂画、摆件自不用说,茶具杯碗,玻璃门窗、陶瓷加湿器⋯⋯无一不带有齐白石的印记。

  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一些东西---比如唐代怀素和尚的《自叙帖》,原作收藏于台北故宫。印制了《自叙帖》的丝质床罩,售价5万元人民币。

  白石茶馆的主人,ARTKEY艺奇文创集团董事长郭羿承说,这件产品在海外有着不错的销售记录。而台北故宫的书画作品版权,是交由艺奇文创代理的。

  以齐白石画作为装饰的玻璃门,由玻璃先生(中国)实业有限公司提供。

  2012年1月,工信部提出“十二五”期间工业领域19个重点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玻璃行业再次名列其中。此前,工信部已连续3年强调淘汰玻璃行业落后产能。

  玻璃先生董事长廖仲明对《瞭望东方周刊》说,除了调控压力,房地产行业的低迷对玻璃行业也有极大影响。

  其实,玻璃行业的三个主要动力---房地产业、汽车业和出口,近年都因宏观经济形势而倍感压力。

  到2012年3月末,国内已有约六分之一的浮法玻璃生产线停产,这种玻璃是应用最广的一种产品。玻璃行业从2011年初的赢利到第四季度出现亏损,直到现在依然没有扭亏。

  廖仲明的艺术玻璃,是整个行业中压力较小的一个分支。回想起当年转型制造艺术玻璃时,他说,很多同行都用“吹牛”、“异想天开”评判他的选择。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玻璃行业产能暴增,已经做了十几年平板玻璃生意的廖仲明将资金全部投入艺术玻璃行业。这就是他今天走近齐白石的源头。

  “整个行业都不认同。”廖仲明说,玻璃从来就是遮风挡雨的,没人认为它需要附有艺术感。他带着产品参加展销会,全场只有他们一家艺术玻璃厂商。

  那也是中国制造业腾飞的时代,是今天多个受调控行业产能暴增的时期。比如从90年代初开始,陶瓷行业产能就开始名列世界第一。

  不过这时在海峡对岸,和成卫浴获得了被誉为“荷花之神”的国画大师张杰的授权,将其荷花作品用于卫浴产品。

  和成(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士凯向《瞭望东方周刊》回忆说,当时他们就觉得,这种艺术卫浴产品代表了两种经营思路,“有的企业就是要走量,注定利润低;有的走限量,利润就会高。”

  和成卫浴在2010年与ARTKEY艺奇文创签约,彼时后者已拥有超过10万件经博物馆、艺术家正式授权的艺术作品版权,成为全球最大的东方艺术品授权企业。

  梵高工作过的银行

  其实,听郭羿承解释过艺术品授权概念的人都会有相似的感觉:就是一层纸,一捅就破。只是过去几十年里,好像没人往这张纸那边看一眼。

  按照行业规则,一家企业获得某件艺术品的艺术授权,除了支付一定额度的最低保证金外,还要将销售额的5%至15%作为授权费返还给艺术家或版权所有人。但是,获得艺术授权的商品利润也更高,比如在礼品行业这个数字是30%以上。

  邱士凯说,正规艺术品授权带来的成本提升是不可避免的,但由此而来的利润也显而易见。

  此前,和成卫浴曾专门邀请现代水墨画大师刘国松、旅美陶艺家范振金等为艺术陶板原作绘画。2008年,和成卫浴与著名琉璃艺术家杨惠姗合作,推出“中国石头”系列产品,其中的冲水马桶售价超过5万元。

  除了传统制造业,其他以前看起来与文化产业不沾边的行业也在和郭羿承合作。

  比如2011年《富春山居图》合璧,大陆出现了由浙江博物馆授权、印有《富春山居图(剩山卷)》的“天翼民泰银行卡”。

  一个成功案例是:1997年,荷兰银行台湾分行得到授权,将梵高的画作用于信用卡,3个月之内创造了300%的成长率,让一家原本在台湾名不见经传的外埠银行迅速成名。

  拥有梵高艺术品授权的郭羿承向本刊回忆说,他的朋友为了获得荷兰银行附赠的梵高作品延伸产品,只用荷兰银行的信用卡消费。

  后来梵高成为荷兰银行在亚洲的象征。荷兰银行上海机构的招牌一边是“荷兰银行”,一边写着:梵高曾经工作过的银行。

  在接触艺术授权之前,玻璃先生只能将修改后的梵高《向日葵》制成玻璃产品,看来看去,都不如原作自然。

  在获得正规授权后,“原版向日葵”提价四成,并且在出口时获得市场认可。

  艺术品授权在国际上并非“新兴”产业,2012年1月9日,第38届香港玩具展、香港国际文具展、婴儿用品展与香港国际授权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同期举行,就是因为这些产业已经与艺术授权水**融。

  “环境”不只是产业园

  如果说文化产业的兴起还有一个过程,那么传统制造业的“升级”则时不我待。

  对于未来3至5年卫浴行业是否会出现中小企业“淘汰潮”,邱士凯认为,这是“必然问题”。

  据预测,2011年起3年内,国内的陶瓷卫浴产能还会以超过10%的速度增长,而出口量却年均下降12%,房地产业将会因宏观调控每年下降15%以上。另一项产业基地调查显示,中国陶瓷冲水马桶的行业产能过剩量将达6000万只。至于陶瓷行业整体情况,则无法令人乐观。

  不过,用邱士凯的话说,文化产业与传统制造业的结合“还需要一点儿时间”,原因“在于环境”。

  比如消费者是否愿意付出更多金钱购买经过合法授权的艺术衍生产品。

  廖仲明举例说,目前能够接受这种产品的人群比较小众,作为家装主体的年轻人一方面购买力有限,另一方面对文化、艺术的认可度还有待提高。

  邱士凯说,消费者是否认可艺术品的价值、对于知识产权的尊重程度,起着决定性作用,“这些年是有很大改观的”。

  当然,让买假者无处可买也是另一种办法。企业家们都觉得,这还需要更好的政策环境和政府作为。

  廖仲明作为评委参加过一些艺术玻璃产品评奖,结果发现好多选手就是“山寨”了玻璃先生的产品。对于企业来说,打这种官司前景并不那么乐观。

  包括郭羿承,他表示还从来没有就侵权行为进行过诉讼。“这类小公司一般注册资金就10万元,官司大了,大不了关门另开一家。对我们来讲,每件侵权都诉讼的话真没法承受。”

  根据行业惯例,以2011年国内艺术品拍卖总成交金额968.46亿元人民币推算,中国艺术授权所带来的生产总值可达近3000亿元。

  而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这种“升级”带来的产值恐怕是个天文数字。比如目前中国玻璃深加工率仅为30%,而世界平均水平约55%,发达国家可达85%。加工后的增值率中国仅为原片2.5倍,发达国家为5倍。

  只是,这些能令中国GDP实现“有质量的增长”的新支点,都需要“环境”的呵护---这个“环境”远远不单是指那些产业园。

  文化创意产业不能替代文化产业

  在郭羿承的客户中,已经有成功“升级”的案例。比如广东一家传统制造企业,在获得艺术授权后,在用地和税收上都获得了部分文化产业的相关优惠政策。

  而对于更多传统制造企业的负责人来说,文化产业大发展的提法还需要进一步消化明晰。

  比如廖仲明说,现在让传统玻璃企业转到艺术玻璃生产上,短期内还无法看到利好,因为政策导向并不明朗。

  “其实做艺术玻璃就是一个深加工的过程,企业必须引进新设备、新工艺。”他说,企业要么具有远见,要么到了生死边缘,否则很难下定决心。

  一个例子是生产齐白石艺术品陶瓷家电的深圳辉宇电器制造有限公司,它是国内第一家参与艺术授权的家电制造商。虽然在加湿器、豆浆机等小家电产品推出后很快就获得了千万级的销售成果,但是为产品增值的过程并不轻松---历经6个月才得以将齐白石的《圆满》与《喜气》成功复制到自家陶瓷家电上,其间出了5次样品才获成功。

  这种“升级”不仅实现了制造业的提升,也使文化产业增加了产值,不过目前还没能获得文化产业范畴内的政策支持。

  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后,中宣部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办公室副主任高书生在做客人民网时说,“《文化产业振兴规划》明确提出文化创意只是文化产业的一个类别,而且特指以设计为主要形态的创意活动。所以,文化创意产业不能替代文化产业。”

  他还解释道,并不是说文化创意产业不重要,而是说要把它的层次搞清楚,“文化产业和制造业融合是大势所趋”。

  对于文化产业的理解,这位参与文化体制改革的官员认为,它并非过去文化部所管辖的产业,“其实我们所说的文化产业的范围要比这个范围大”。

  邱士凯更愿意把目前文化产业政策激励的不足,理解为地方政府仍需吃透中央政策,“还需要一些时间”。

  而对于关系中国前景的制造业升级问题,他认为可以从两方面看。第一是技术、工艺的提高,比如更符合绿色环保的要求;第二就是品牌、设计方面的提升,“山寨企业没法升级”。

  4月初,望周刊社在博鳌论坛期间召开过亚洲制造业圆桌会议,曾做过日本通产省次官的日本机械产业纪念财团会长福川伸次在会上发言谈到制造业未来面临的时代追求问题时说,要把艺术和科技进行结合,也就是说要把文化的因素融合到产品当中,无论是设计电动汽车或是其他产品的时候,都应该考虑到文化和艺术的因素,把文化和产品进行结合,可以为制造业打开一个新的局面。

  廖仲明则着重提到,舆论对于制造企业在文化产业发展中的地位和位置,“关注度还不够”,这可能也是无法引起相关政府部门聚焦的原因之一。

  文化产业可以是越来越多、越来越贵的电影、出版物、动画片,但肯定不只是越来越多、越来越贵的电影、出版物、动画片。这个道理,还需要更多人去认知。

  用艺术品改变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只是郭羿承的目标之一。按他的设想,完全可以在中国大飞机的机体上出现齐白石的画作,米老鼠、Hello Kitty都做过这样的合作。

  为了让更多人理解艺术授权,艺奇文创在苏州参与打造了一个更大的“样板间”:以台北故宫馆藏作品、齐白石画作以及西方著名画家艺术画作为主题元素的“ARTKEY艺术酒店”。

  郭羿承觉得,文化产业最理想的环境应该是“艺活”---艺术如同空气,就在人们周围。当艺术使生活愉悦、令人亲近,对于艺术权益的尊重必然会让这个行业良性循环。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