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胡亥简评

2012-2-22 10:13| 发布者: 微笑的鱼| 查看: 2198| 评论: 0

摘要: 秦王朝二世而亡,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便是对后继选拔失当。二世而亡,恰亡于秦二世。秦二世即胡亥。秦为什么亡于胡亥?我们有必要对二世胡亥作些分析研究,从中看出秦王朝亡于二世的必然。对二世胡亥的评价,虽 ...

秦王朝二世而亡,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便是对后继选拔失当。二世而亡,恰亡于秦二世。秦二世即胡亥。秦为什么亡于胡亥?我们有必要对二世胡亥作些分析研究,从中看出秦王朝亡于二世的必然。对二世胡亥的评价,虽然专文不多,但几乎所有的关于秦汉史或通史的著作都有提及。本文想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对胡亥性格的成因及因此而引起他的行事的失据,作些探索,以就教于前辈及同行学者。

一、在阴谋斗争中夺取

胡亥(前230—前207),是秦代的末代皇帝。公元前209年,依靠赵高、李斯取得了帝位,时年21岁。公元前207年被赵高逼宫自杀,在位仅3年。胡亥出生于皇室贵胄,自幼受其父母宠爱,娇生惯养,常年深居宫中,娇纵任性;受赵高的教育和影响,且在宫室内所接触到的是贪图享乐及权力之争。虽然没有经历过父辈创业的艰辛,但却看到了为争夺国土、统一天下而连绵不断的战争以及朝廷上的尔虞我诈、争权夺利的险恶行径,并跟随父亲巡游天下所显示的赫赫皇威的尊荣,从而放纵了他本人追求权利、追求享乐的欲望,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形成了贪婪、残忍的个性,昏庸而无能的处事能力。

胡亥的即位,既是偶然的,也带有必然性。始皇帝时,赵高为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之事,掌握了符玺大权,为皇帝起草诏书。同时,又兼任公子胡亥的老师,为胡亥教授狱法,对胡亥影响极大。而赵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是赵国的旧贵族。他在秦时,因为犯了大罪,秦王命蒙恬的弟弟蒙毅处理,论律当斩。但秦王政对赵高偏爱,免了他的罪,任用他作了中车府令,以后又成了胡亥的老师。就是这样一个集阴谋、奸诈、权术和恐怖于一身的人,能教出胡亥什么,胡亥能向他学些什么,自在不言之中了。

始皇帝三十七年(前210),是胡亥发迹的一年,也是赵高走运的一年。这一年,始皇帝东巡。这次东巡,始皇帝带的是左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以及他特别宠爱的小儿子胡亥,开始了他生平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巡游。在回程的路上,他一病不起。七月中,车驾到达沙丘,始皇帝自知躲不过这一劫,便将赵高召来,吩咐赵高给远在上郡当监军的大儿子扶苏写诏书:“以兵属蒙恬,与会咸阳而葬”[2]。始皇有子二十余人,长子扶苏最贤。他的为人“刚毅而武勇,信人而奋士”,是个有谋、有勇、有德的人才。因为不满始皇帝焚书坑儒而上书直言进谏,惹得始皇很不愉快,被派到上郡,在大将蒙恬的军中监军。始皇弥留之际,想起公子扶苏,但没有来得及派专使把“诏书”送去,就已死去,为赵高、李斯等人的“沙丘之变”创造了条件。丞相李斯认为皇帝死在外,储君未立,此事需“秘之”,暂“不发丧”。当时只有李斯、赵高和胡亥等少数人知道,而掌握玺印的赵高深恐“诸公子得天下有变”,于是按始皇巡游郡县的礼仪,百官奏事如常。始皇尸体载在车京车内,从井陉(今河北井陉县西)抵九原(今内蒙古包头市西),沿直道返咸阳,逢上暑天,车京车上已有尸体臭味散发出来。为了掩人耳目,令沿途购买鲍鱼一石,放在车队之中,“以乱其臭”。

这时,赵高积极活动,他没有把秦始皇给扶苏的诏书发出,而是去找胡亥,他向胡亥说:

“上崩,无诏封王诸子而独赐长子书。长子至,即立为皇帝,而子无尺寸之地,为之奈何?”胡亥曰:“固也。吾闻之,明君知臣,明父知子。父捐命,不封诸子,何可言者!”[3]

从胡亥的这番对答看来,在这时他还是没有夺权的野心,反映了庸禄的一面。但是,他也经不起赵高的利诱。

赵高曰:“不然。方今天下之权,存亡在于与高及丞相耳,愿子图之。且夫臣人与见臣于人,制人与见制于人,岂可见同日道哉!”胡亥曰:“废兄而立弟,是不义也;不奉父诏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谫,强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倾危,社稷不血食。”高曰:“臣闻汤、武杀其主,天下称义焉,不为不忠。卫君杀其父,而卫国载其德,孔子著之,不为不孝。夫大行不小谨,盛德不辞讠襄,乡曲各有宜而百官不同功。故顾小而忘大,后必有害;狐疑犹豫,后必有悔。断而敢行,鬼神避之,后有成功。愿子遂之。胡亥喟然叹曰:“今大行未发,丧礼未终,岂宜以此事干丞相哉!”赵高曰:“时乎时乎,闻不及谋!赢粮跃马,惟恐后时!”[4]

1234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