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在线艺术网 返回首页

李宏徐的个人空间 http://lhx.21nowart.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3-10-13---亚洲最贵当代艺术品:曾梵志《最后的晚餐》

已有 754 次阅读2013-10-13 13:54 |系统分类:文章

                --- 曾梵志《最后的晚餐》--

            ---达芬奇《最后的晚餐》---
    2013年10月5日,中国当代画作《最后的晚餐》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中以1.8亿港币的价格售出,刷新了亚洲当代艺术品交易价格纪录。然而很多人对此大惑不解。“13个戴红领巾的孩子吃西瓜,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为啥值那么多钱”?   
整幅画寓意中国的转型:
     这幅《最后的晚餐》里,红领巾、三道杠象征着转型前的中国。而《最后的晚餐》原作中叛徒犹大那个位置上,被曾梵志安排了一个不戴红领巾、而是打着金黄色领带的人物,曾梵志解释说“金色领带代表金钱,代表西方资本主义。打领带是1980年代才开始在中国普及的。”
    根据这些要素,可知整幅画的主题很清楚,就是指中国改革开放、推进市场经济、告别“毛时代”的转型。但作品中似乎还含有很多意味,比如西瓜的瓜瓤,看起来“血肉模糊”,而人物的手上似乎“沾满鲜血”。
这种带有政治符号、包含政治隐喻的当代艺术品已经屡创天价。
     在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价格排行榜里,遍布着红领巾、绿军装、天安门……这些政治符号。曾梵志的“面具”系列、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岳敏君的“大笑人”系列等,均有强烈的政治意味,而这样的作品已经屡创天价。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一号》在2011年拍出6562万港币;岳敏君的《轰轰》在2008年拍出5408万港币。  
这样的画能值天价吗 ?:
  首先,这样的画值钱关键不在于有政治符号。
  “血缘:大家庭”等系列画作的成功,的确让很多人嗅到了“商机”,以为打政治牌可以投西方人所好,将作品卖出高价。于是中国艺术市场上一时间出现了大量富含意识形态的作品,最终泛滥成灾。这类作品已经模式化,让观者感觉腻味,体会到的不是艺术性,而是矫揉造作。
   而曾梵志、张晓刚等人开始创作带有政治符号的作品时,还是90年代初、中期,那时候没有什么“市场风向标”,他们的政治表达“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描绘它们是挥之不去的记忆,自然而然的流露”。曾梵志创作“面具”,是捕捉到了中国人伪装自己的常态;张晓刚创作“血缘:大家庭”,是察觉到中国人思维性格的一脉相承;岳敏君创作“大笑人”,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把中国人悲剧的人生用一种喜剧方式表达出来了。大家更容易接受笑的状态,因为他们内心太苦了,可能不愿意看见苦的东西,更希望看见一些明亮的东西,但实际上是一种悲剧的感觉。”
  这类开创性的、自然而然的描写政治,才受到了国际认可。那种刻意贩卖政治符号的跟风作品,仍旧进了垃圾堆。
值不值1.8亿仁者见仁,但这样的画无疑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这幅中国版《最后的晚餐》完成于2001年,很新;而曾梵志今年也才49岁,不老。就是这样的“新人新作”,却拍出了天价,这与国人“收藏约等于古玩”的印象不符。
  的确,中国的收藏家好古。《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显示,2012年春季中国拍卖市场成交结果中,中国书画占50.41%,瓷器杂项占31.18%,当代艺术与奢侈品合起来才占了百分之十几。《胡润财富报告》的调查也显示,中国富豪更喜欢收藏古代字画和瓷杂。而据全球权威艺术媒体ARTnews2012年公布的“全球顶级收藏家200强”榜单,全球顶级收藏家收藏当代艺术的比例高达78%。
  曾梵志、张晓刚等人的代表作品都是首先被境外收藏家发现和收藏的。这些境外行家敏锐的捕捉到了中国当代绘画艺术在传统模式之外有一股异军突起的力量。
天价是对中国真正优秀当代艺术的鼓励:
《最后的晚餐》背后是中国当代写实绘画的发展,这里的写实,是指描写实际的社会生活。这样的一类绘画,实际上是在1990年代才发展起来的。改革开放前,艺术创作被限制;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限制少了,但人们面对新气象一头扎进了“激情燃烧”中。只有到了90年代,既减少了控制,也幻灭了激情,一些画家才开始静下来思考现实、描绘现实,摆脱了要么为政治服务、要么完全脱离现实的绘画常态。

曾梵志是这方面的先行者,他自述,“当时艺术主流是全国美展,作品都是主题性的弘扬,我毫不客气地说那是很虚伪的东西,比方说你住在城里,去农村呆两个星期,回来就画农村一个人放牛什么,它跟你的实质生活完全没关系,是特表面的东西。你每天经历的生活就在身边,应该表现当时内心的生存状态。特表面的东西,只会从特浅层的方式去理解,比如色彩挺漂亮的、构图挺别致的,或者你画的少数民族服装挺新鲜的,没有意思,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最反对这样的东西”。

  所以,实际上是时代造就了曾梵志这样一批人;而曾梵志这样一批人把住了时代脉搏。“89后画家”创造天价、成为市场宠儿,并不是偶然。

国际市场为中国当代艺术打开一扇门:
曾梵志们是相对幸运的。倒退十年,他或许就无法创作出《肉联》。因为直到1980年代初期,画家受到的控制还很多。罗中立的代表作《父亲》就差点被化神奇为腐朽,因为时任四川美协主席认为“这画好是好,就是没有反应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气象”,于是罗中立打算把“父亲”手中的碗改成一本《毛主席语录》,只是无耐难度太大,才退而求其次在“父亲”耳朵上夹了一支笔,以示“父亲”还是会识字算账的。
当然,有了创作的自由,如果没有社会的承认,画家也难以为继。幸运的是曾梵志们的作品墙内开花墙外香,由国际市场首先提供了支持。而随着中国市场与国际市场的融合,中国当代艺术或将在中国市场上迎来春天。
市场分析:
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统计,截至2013年10月8日,全球在世艺术家拍品TOP10的榜单中,中国艺术家曾梵志凭借其2001年的作品《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成为了上榜的最年轻艺术家,也是第一个上榜的亚洲艺术家。以曾梵志《最后的晚餐》为契机,香港艺术市场的地位得到巩固,开始加入高端艺术市场的行列。创作于2001年的《最后的晚餐》是曾梵志“面具”系列中尺幅最大的作品,它取材于达芬奇的同名巨作,呈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进入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的状态。作品属单幅画布,长4米,宽2.2米,属于该系列成熟时期的作品。早在2008年,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 No.6》就以7635.75万港元的高价在香港佳士得拍出,打破了当时中国当代艺术的世界拍卖纪录。此次的高价作品的成交可以预见5年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繁荣局面开始回归。著名收藏家的收藏、与顶级画廊的合作、海量美术馆的展览无疑是推动了曾梵志艺术作品市场发展的主要力量。曾梵志的“面具”系列被艺术市场竞相追捧,这一系列作品始创于1994年,题材上探讨都市人的生存状态,纪录了中国经济起飞的十年间,中国人在都市化的过程中的处境及焦虑。风格上,他的作品吸收了西方表现主义如英国艺术家培根及弗洛依德的艺术精髓,加上个性化的题材及独特的中国符号元素,成为艺术家最为人熟悉及最受欢迎的创作系列。
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的统计数据,曾梵志的作品在市场上成交率为88.9%,高成交率加上轮番的高价纪录以及其独特的艺术风格,为曾梵志的艺术作品赢得了包括瑞士、德国、香港及国内藏家的收藏。综观在世艺术家单品排名,可以看出中国当代艺术刚刚登上全球高端艺术品市场,曾梵志《最后的晚餐》作为仅有的一件上榜作品,其地位还无法撼动里格哈德·里希特、杰夫·昆斯这些艺术界的超级大鳄。当代艺术经历几轮洗牌后还能够留下来高价艺术家的作品必然是已经被艺术市场公认为值得收藏的精品。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以及国内艺术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走向了国际,更多的国际藏家开始意识到中国的当代艺术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国际上的当代艺术大师,作品拍出上千万美元是家常便饭。中国作为崛起中的大国,只要在当代艺术品创作空间和市场营销上与国际接轨,出几个天价作品,并不稀奇。
                                                            
你怎么看中国版《最后的晚餐》拍出天价??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