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中国在线艺术网 返回首页

李蝉羽官方网站 http://lichanyu.21nowart.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墨羽飞扬——李蝉羽的山水世界(文/王雪峰)

已有 53 次阅读2018-1-8 11:44 |个人分类:评论|系统分类:文章

       我们先人在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发现 “蝉”是最具时令性的生物,便将脱蛹而出,薄翼初现的农历六月初夏时节以“蝉羽”为别称,这正是自然界万物生长、显示出蓬勃旺盛的生命机趣之时,薄如蝉翼的纯净高洁与坚韧不屈的蝉之精神,令人生起对生命的敬意与美好期许,“蝉羽”作为自然界生机的意象,富有诗意和内蕴。在佛家认为“蝉”与“禅”同音,修禅悟道而明了事理,故而“蝉”亦名“知了”,“蝉羽”二字之中便有了修行的意味。青年画家李蝉羽名字中所蕴含的生命信息,正是她现实的观照。蝉羽生于古都洛阳,自小在洛阳深厚的历史文化氛围中熏陶成长,从洛神惊鸿到国色天香,从白马古寺到龙门石窟,洛阳的名迹与典故,是蝉羽人文精神的基石,她的内涵与古典的气质正是在这样的文化场域中熏习而成。蝉羽心性高洁,志向高远,因洛阳道释文化氛围而好闻善法,追师问道于白马寺、清道观,开始在参禅悟道之中走向净心的修行之路。在艺术上,蝉羽逐渐意识到花鸟画对于自然之道和自我抒怀表达的局限,遂将视角转向中国山水画题材,于四年前从洛阳来到北京求学,先后问学于山水画名家何延喆、许钦松二位先生。她将山水画的研习作为她修行的突破路径,在技法的熟练与个人心性的成长之中,逐渐得窥山水画的堂奥,她在传统的承习与师法造化之中逐渐明晰与之心性想合的山水画图式,在不断地精进中渐入佳境。
       蝉羽对于山水画之路,具有非常明晰的思路和方向,她选择了不被人重视的北宗山水画作为艺术的追求之路。她虽是小女子但却有着大丈夫情怀,她不拘泥于南宗温润山水的小情小调,更钟情于山河壮阔之中的博大情怀,并由此而出的宏观的宇宙关怀意识。她的艺术之路,让我们可以在当下语境下重新思考董其昌的“南北宗论”。明末董其昌提出:“禅家有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则李思训父子着色山水,流传而为宋之赵干、赵伯驹、伯骕以至马、夏辈,南宗则王摩诘始用渲淡,一变钩斫之法。其传为张璪、荆、关、董、巨、郭忠恕、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董其昌的“南北宗论”扬南抑北,固有其江南文化圈文人立场及平淡天真的文人审美追求,更因文人话语权的作用而使这一理论影响深远,为后世画家张举南宗传统提供了理论支持,进而使北宗绘画逐渐走向式微。然而,在清代也有理论家对这理论进行客观的分析,如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就提到:“天地之气,名以方殊,而人亦因之。南方山水蕴籍而萦纡,人生其间得气之正者,为温润和雅,其偏者则轻佻浮薄。北方山水奇杰而雄厚,人和其间得气之正者为刚健爽直,其偏者粗厉强横,此自然之理也,于是率其性而发为笔墨,遂亦有南北之殊焉。惟能学则咸归于正,不学则日流于偏。视学之纯杂为有优劣,不以宗之南北分低昂也。”沈宗骞对于南北宗论从“自然之理”的角度进行评述指出南北山水之地气对人的影响,而在山水画上则是以学识也就是绘画的能力作为衡量的高低,而并非南北来区分。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文化背景与救亡图存联系在一起,大众主义的思潮促使一些艺术家们开始对“南北宗论”重新思考,指出南北宗的欠缺所在。徐悲鸿痛斥说:“吾尤恨董(南北宗论说)断送中国画二百余年,罪大恶极”。在民国的京津画坛陈少梅、刘子久等人更是以振兴北宗绘画为己任,他们从实践入手,以北宗为体,融入南宗之韵味,在继承北宗绘画文脉的基础上,开创新格,他们学生有孙天牧、王颂余,乘续了北宗山水画风,使天津成为北宗山水的重镇。更为难得是进入当下多元的时代,天津美院何延喆教授等人坚守北宗山水的门庭,旗帜鲜明的提出弘扬北宗山水的艺术主张。为当代画坛注入一股古意盎然的清流。因为机缘,李蝉羽得以师从何延喆先生,参与到北宗山水的文脉延续中去。蝉羽选择北宗之路看似偶然实则有其必然性,其不仅心性气质与北宗相印,更重要的是她的生长的地域环境正是符合北宗绘画成长所需的土壤。蝉羽追随何延喆先生,系统临摹了北宗诸家的笔法,蝉羽极其勤奋,她以一个苦行僧的修行状态,潜心作画,只争朝夕,几年间,竟积累了数百张精细的北宗风格的山水作品,她在传统的学习之中个人的性情逐渐在画面之中展开。
        蝉羽笔下的山水世界正是她精神气质与心境的显现,她外似柔弱,其内心却有着一种隐忍而又坚毅向上的品质,她在千岩万壑的笔墨意象的营造之中,在劲挺有力的笔墨书写之中,抒发内心的情怀,营造心中理想的精神家园,蝉羽在墨感与笔性上有着较高的天赋,她的墨色层次鲜明,下笔果断爽直,笔法之中蕴含着郁郁生机。她内心的高洁表现在画面之中是一种净丽纯洁的画面气质追求,无论是水墨还是设色,她十分注重色与墨的干净与透明,这是画家内心澄明的外化,她将修行的法门按在绘画之上,画面的纯净即是内心的明净,因而她笔下的山水飘逸出一种超然的精神内蕴。中国山水画的意境与境界,是山水画的核心要素,意境与境界的提升实质是山水画家内心格局与层次提升的映像,大格局者才有大境界,而内心对世界应有的关照才是意境升华的出路。蝉羽是一个内心坚定而又不断精进的画家,她内心的世界有着一个广博而又充满诗意的精神园地,那似她向往的家园,是她精神世界的承载,她在红尘中参悟到世事无常,在人生净化的历程中更加坚定她前进的方向,她的山水画的境界承载了她的理想,她迷恋北宗丘壑的开阔与伟岸,沉醉于一笔一划的书写中逐渐显现出的山水境界。因而,她的山水画是追求大境界、大格局的。正因如此,作为女性画家的蝉羽在当下画坛将会逐渐显示她的价值。
        在对北宗山水学习的过程中,蝉羽逐渐意识到北宗山水画在当代语境下的开拓的问题,这是她个人在山水画创作语言上的内在的需求,于是她又来到国家画院师从岭南山水画名家许钦松先生,许先生的山水境界开阔,气势磅礴,同时又有着南方的温润。这正好可以补益北宗山水画不足。许先生更多的是从形而上的层面对蝉羽进行启发,从“道”的层面解决山水画认识问题。并且引导蝉羽在写生中解决传统技法在现实山水面前的转化。在蝉羽的写生作品中,她个人的心性越发的清晰,个人的山水画语言在其中逐渐显现端倪,为她将来的山水画的发展展示了种种可能。蝉羽在许先生的指导下,常去南方学习与写生,在与南方画风的交流中,使她的绘画有了南北融合的变化,不同风格的融合,使蝉羽的知识系统更加的丰满,眼界也逐渐打开,在她的笔下开始呈现出北宗为体,南宗为用的发展趋势,也让我们对她的山水画的世界有了更多的期许。
       蝉羽选择了以画修行的人生之路,这条路是充满艰辛与坎坷,但同时也是充满收获的喜悦,蝉羽的坚毅与勤奋让我们看到了她的不断进步与成绩,唐代虞世南在他的咏蝉的诗中写到:“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我想这完全可以看作蝉羽的艺术人生的追求与写照,我们期待蝉羽人生与艺术的进一步的精进,终至墨羽飞扬的境界。
                                        
  2018年1月1日写于北京
                               作者系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收藏部副主任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博士后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