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中国在线艺术网 返回首页

马小杰官方网站 http://mxj.21nowart.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挥毫笔畅 随性纵意——邓石如小篆刍议

已有 88 次阅读2016-12-6 16:01 |系统分类:文章

挥毫笔畅  随性纵意

——邓石如小篆刍议

作者: 马小杰


      该文刊登于《中国书画报》2016年9月7日,第70期,第6版。

  中国汉字书写之所以发展成书法艺术,历经千年而不衰,勿庸讳言,与华夏先民创造的书写工具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毛笔柔软而富有弹性,心手双畅,蘸墨入纸。孙过庭在《书谱》曰:“一画之间,变起伏于峰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毛笔随着书家的提按、转折等动作,以及轻重、徐疾等节奏,笔墨轨迹弥留,线条千变万化,便产生了书法艺术撼动心扉的美感。因此,毫无疑问,凝神运气,毛笔行走留下之线条,融入书家的学思才情,是中国书法的生命运动形式,焕发出中国书法的亘古魅力。



  篆书带有图案化特征,故学者以“篆引”名之。“篆,谓类于图案纹饰之字形体态,如线条之圆转、对称、等距、等长,排列有序;引,谓线条之粗细匀一,用笔直曲引书犹如画线。”秦篆为小篆之滥觞,自“书同文”始,而“篆引秩序”成为礼乐文化之表征。小篆线条匀称纯净,结构整饬密致,排列井然有序,成为秦篆的主要审美特点,小篆书写,如此状态一脉相传地向后延续,历经汉唐,直至清代历经一千多年的发展变迁,小篆以匀称工稳、温文尔雅见称于世,逐渐形成由“二李”(李斯、李阳冰)等人创造的“玉箸篆”、“铁线篆”为正宗,奉作楷则,字形协调,线条款婉。


  从美学角度讲,“二李”小篆用笔力度和速度平稳均衡,行笔拘窘,殊乏蕴藉;线条整齐划一,疏于变化;结构形式严谨,缺乏姿态。如此排列规整的小篆,不但书写者的审美自由受到控制,毛笔特征与笔法的丰富性均不易发挥,更有甚者,唐、宋人“玉箸”篆法相沿成习,竞赏绝对匀一之线条,后遂以秃毫、束毫、烧毫作篆,如此这般,书法线条的丰富性受到“工艺化”“机械化”抑制,书法不能“达性抒情”,其格调气韵自然会就受到损伤,艺术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必将受到严重影响。这样的状况日盛一日,经千年未见改观,流入俗格,终成流弊,小篆的艺术魅力日趋衰微,成为暗流沉潜。


  当小篆发展面临穷途末路之时。岁月沧桑,时空流转,清代中叶,一位富有创造性的小篆名家邓石如出现了,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言:“完白山人未出,天下以秦分为不可作之书,自非好古之士,鲜或能之。完白山人既出以后,三尺竖僮,仅能操笔,皆能为篆”。邓石如用笔上增加了自由灵动,线条表现生动活泼,改变了自秦汉以来小篆发展的颓弱之势,清代小篆呈现出奇姿异态的繁荣景象。



  邓石如书写小篆,践行古法,为之所用,兼收并蓄;用笔筋骨内含,安静祥雅,离方遁圆,容与徘徊;结构严谨,庄重平正,结字排叠疏密有致,不落窠臼。既得古人精髓,又颇具创新性。笔者概括为“挥毫笔畅,随性纵意”, 邓石如将毛笔的书写性,进行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小篆由此面貌焕然一新,此归纳几点,以示概略,分论述之。

  其一,邓石如提倡长锋羊毫作小篆。蔡邕在《九势》中曰“夫书肇于自然,……唯笔软则奇怪生焉”,邓石如提倡顺应毛笔之弹性作篆,使用长锋羊毫笔更是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可书写出极具张力线条,得心应手,流畅而富于变化。同时,为了强化篆书线条的厚重雄浑,力在字中,下笔得肌肤之丽。增加提按,使笔势丰富多变,线条灵动婀娜。他吸收写碑的笔法,不拘泥于“中锋用笔”,而是笔锋不断变化。邓石如用羊毫笔作篆,创造线条的充满了动感,轻快流丽。李兆洛评价邓石如篆书“真气弥漫”、“绝去时俗,允俯古初”。在一定意义上说,邓石如小篆的审美意识在清代觉醒,给后继者提供了创新思维和扩宽了发展空间。


  其二,邓石如灵活运用绞锋、杀锋作篆。长锋羊毫书写,笔毫往往偏于一方,邓石如便用转指调整笔锋,一笔在手,指腕并运,全身之力贯注毫端,如此笔法,邓石如在临池中开创,康有为用理论予以总结:“圆笔用绞方笔用翻,圆笔不绞则痿方笔不翻则滞。”技法变革是产生新线条美的先决条件,邓石如恰到好处地运用转指绞锋,创造出了丰厚苍茫、具有力度的线条之美,为碑派书家用笔另辟蹊径。同时,邓石如讲究杀锋行笔。包世臣在《小倦游阁文集》中道:“山人篆法以二李为宗,而纵横捭阖之妙,……,杀锋以取劲折,故字体微方,与秦汉当额文为尤近”。从其作品中可以领略到邓石如对篆书“中锋”的理解,不拘泥于形质。通过笔锋不断的变化入纸,或回护,或杀锋,或铺毫,或转笔等求得线条的丰富性,以极具有个性的线条得到审美意义的深刻性。这是以书法的“书写性”取代了“二李”笔法的工艺性。再者,邓石如自始至终坚持作篆应强调一个“写”字,讲究书写性而不描字,具备“万毫齐力”韵致,篆书方能神采飞扬。而同为清中期的王澍、段玉裁、钱坫、洪亮吉等书家,为达到均匀的“铁线”或称“玉筋”皆烧毫或束毫作篆,线条刻意木讷,缺乏变化,为邓石如不齿。


  其三,邓石如渗入隶书笔法作篆,将篆隶融为一体。孙过庭曰:“篆贵婉而通,隶欲缜而密。”刘有定称:“篆直分侧,直笔圆侧笔方。”钱泳道:“篆用圆笔,隶用方笔,破圆为方而为隶书。”“篆体圆有转无折,隶体方有折无转绝然相反。”古人小篆的线条追求圆转婉通,起止无迹,而邓石如将隶书笔法融入其中,打破了篆、隶之间的壁垒,以秦篆为体,而以汉隶为用,把篆书写得方圆兼备,婉通而缜密,用笔一反小篆均等婉通的特点,表现出提捺、转折、方圆多方面的丰富性;线条起笔处多凌空,著势而侧入,赵之谦对邓石如篆书用笔有深刻理解:“山人篆书笔,笔从隶出,其自谓不及少温,李阳冰当在此,然此正越过少温,善易者不言易,作诗必是诗定知非诗,人皆一理。”康有为对邓石如以隶法作篆给以极高的评价:“完白得力处,在以隶笔为篆,吾尝谓篆法之有,邓石如犹儒家之有孟子,禅家之有大鉴禅师,皆直指本心,使人自证自悟,皆具广大神力功德,以为教化主天下,有识者当自知之也。”邓石如利用隶书笔法书写小篆,拓展了小篆的艺术表现力,增加了小篆的审美效果,乃近代书法史上的伟大创造。


  其四,邓石如随机应变,因字布势,调整小篆结构。自秦以降,世人皆奉秦篆为圭臬,体势对称,笔画停匀,用笔起收不露痕迹,体态端庄。邓石如认为小篆应该和行草书一样,不能千人一面,艺术理应强调风格个性。因此,他为加强小篆纵长之势,得线条张力,有意将小篆结构进行大胆处理。把纵势笔画拖长,字体重心上移,垂脚舒展,纵逸之势,形成“细腰长脚”,强健筋骨犹存,开“清篆”启导之功,不可湮灭。同时,邓石如打破小篆字形上追求的对称之意,而转换成视觉上的均衡之美。在此基础上,晚清吴昌硕将其体势夸张,左低右高,“耸起一肩”,风貌独特。另外,邓石如篆书结构“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刘墉曰:“千数百年无此作矣。”邓石如加强结构的疏密对比之美,妍美流畅,生动而又浑朴厚重,使小篆字势神采焕发。



  沙孟海先生在《近三百年的书学》中评价:“清代书人,公推为卓然大家的,不是东阁学士刘墉,也不是内阁学士翁方纲,偏偏是那位藤杖芒鞋的邓石如。”总之,邓石如为清代碑学书家巨擘,对“二李”篆书的创造性变革,根本上解决了毛笔书写篆书的技法问题,以隶法作篆,结体紧密,貌丰骨劲,大气磅礴,突破了千年来玉筯篆的樊篱,为清代篆书开辟了一片崭新天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