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会员 登录
中国在线艺术网 返回首页

朱勇方官方网站 http://zhuyongfang.21nowart.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走近定庵沈老(文/朱勇方)

已有 350 次阅读2016-11-3 17:31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心得交流



笑眯眯夸奖一番,给你竖个大拇指,就别无其他,再次见面早忘得一干二净。现在想想也是,书法这东西,认识理解往往很悬殊,再加上双方又不熟悉,尤其是年轻人更需要鼓励,沈老是典型的绍兴人,这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越社筹建之初,我即收沈老一函云“成立越社甚佳,关于参加人员,本人意见是人品为主,其次是艺品,尊意如何?为此我推举章剑深先生一人,请考虑……”沈老是崇尚碑学的,学习书法也从碑入手,但他极敬重精研帖学的书家,这足可见老人为人、从艺的观点与胸怀。

沈老的作品是“全国粮票”,这是不争的事实,得益于他精深的功力与独具一格的艺术品质,他是当代名副其实的隶书大家。老人书法受市场热捧的另一个2007年我调至绍兴县文广系统筹建越社,有幸走近沈老,开始频繁接触,期间耳濡目染,聆听教诲,于我而言,实在是一种幸福。而此之前顶多也只是得以欣赏到大量沈老原作而已,难得展览现场见到老人,请他指点作品,也大多仅重要原因是雅俗共赏,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真正的好东西应该是雅俗共赏的,而且作品的产生过程必然是轻松、满怀激情而充满愉悦的,还能把这份优游的惬意传递给欣赏者,这些他都具备了。沈老与我直言:学书,尤其是帖,他基本都以“读”为主,一个“读”字,点出了老人与众不同的善学与精明。在取法的过程中,他一直秉承“专家认可、群众喜欢”的原则,经过几十年的积淀与发酵,现在沈老的书法出落得温醇宽博、精气内敛,线条“糯糅糅”,难怪老人以一介平民书家身份,进入当代每平尺达万元的书法名家排行榜。

“树大招风风撼树,人为名高名伤人。”吴承恩《西游记》里这句名言,引起了当代许多书画家的共鸣:“书画家没有名气,没人搭理;有了名气,烦不死你。”在收藏热甚嚣尘上、艺术品投资热方兴未艾的今天,书画名家步入市场卖画鬻字的同时,常为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人情债所困扰。沈尹默、赵朴初、启功、沙孟海等生前都曾感叹:“金钱债易偿,书画债难逃。”沈老当然也是,每有朋友托我联系购买沈老作品,按照老人意思,我就直接与他女儿联系,我们仅围绕书画艺术这个话题,这很合我胃口,而对他而言,也有益于潜心艺事,是个好办法。

很多人认为老人对待作品这个问题上“认钱不认人”,颇多微词。其实,求人书画虽为风雅之事,但关键要看书画家的意愿。我们多以为求幅字画对书画家来说,不过是一挥而就、手到擒来之事,殊不知那只是半吊子书画家、伪名家乐此不疲的所作所为;真正的书画名家都会爱惜自己的羽毛,对其名下流传社会的每幅作品都会认真对待,从立意到构图、从造型到笔墨,都会反复思考,渴望有所追求、呈现自家风貌。书画名家送人随意之作、雷同之作,担心影响自己的声誉;送人精心之作、满意之作,无异于将精心养育的孩子割爱送人,又如何舍得?即便狠心舍得,精品佳构在书画名家作品中往往只有十之一二乃至百之一二,又何以应付一而再、再而三的索求呢?进一步说,书画名家的作品都有一定的市场价值。在某种意义上,白拿白要名家书画无异于变种方式掏人口袋里的真金白银,此种白占人便宜的行为,当非君子所为也。若是喜爱某位书画名家的作品,应怀恭敬之心,通过一定的渠道以合适的价格求购,或者以别的方式表达求书求画的诚意,这不仅会受到书画名家的欢迎,一来二往相互之间还能成为朋友。若总是想利用各种机会、施展各种手段巧取豪夺,达到“雅赚”的目的,未免私欲太过,不仅对书画名家有欠理解和尊重,对书画艺术也非心诚善待之举。

与老人接触多了,他会时不时给你打来电话与你聊天,谈他近期所做、所得、所思,因近几年一直在撰写《近百年绍兴书画家传》(一册已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续册编撰写中),有时常会把我叫过去,信任地交付我代他办一些事情。由于距离老人居所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车程,所以我也成了沈老家的常客。每每到沈老家,师母总是热情地迎接并泡上香茗,而老人总是戴着老花镜,翻检资料、撰写文稿,正忙得不亦乐乎。谈到得意处,老人眼睛眯成一条线,真性情流露时禁不住手舞足蹈,越发让人觉得“可爱”。 去年越社组织中国书画名家扇面精品展,沈老第一个交上作品,我告诉他:“您老是交稿第一名。”他马上笑眯眯作调皮状接茬:“那有奖不?”我想这可贵的童心应该就是老人“人书俱老”的催化剂,老人目前的书法面貌和他的慈眉善目已经浑然一体,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化境吧。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会员

返回顶部